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换药

OOC小短渣小学生文笔请注意

术后去医院换药换出来的脑洞。  

请把它当做群作业吧虽然很短也拖了很久……【有脸说

有些场景自己YY得很愉悦但因为是画渣文废画不出来描写也可能不到位不清楚,麻烦大家努力意会一下OTL【谁理你

因为自己是在右耳后面动了手术索性让小安和我保持一致。

最后来感谢一下给我做手术和换药的雅撒西的张姓医生大人和护士阿姨。

以下正文








医生们还在陆续就岗时,安文逸已经站在了换药室门前,和拿着钥匙正准备开门的张新杰打招呼。

“张医生早。”

“安文逸,早。”一个应该是确认病患姓名的疑问句被他说成了肯定句。

进了屋,张新杰让安文逸坐在椅子上稍等片刻,他本人先去套上了白大褂。

安文逸的右耳被纱布和绷带包扎起来,这使他没办法戴眼镜,而他本人也没有备用的隐形眼镜,加之近视度数也没有很高,他索性放弃了眼镜。视线有些模糊,但这并不影响他看正在做准备工作的张新杰。白大褂和阳光,最简单不过的搭配,却使他看到了沐浴着圣光的最虔诚的牧师。

准备工作就绪。张新杰拿起剪刀转过身面对着安文逸,安文逸微仰了头,隔着对方的镜片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双专注的眼睛。

剪刀贴上额角,张新杰小心翼翼地剪开安文逸头上的绷带。将绷带和纱布拆下扔掉后,他双手轻轻捧起安文逸的脑袋:“头,稍稍扭一下。”

右耳上的遮挡物被去掉使张新杰的声音格外清楚地传进安文逸的大脑,他顺着张新杰手的方向乖乖向左下扭头,然后感觉到张新杰的右手手背挡在了他的右脸脸侧。

“啪”地一声,安文逸右侧的强光灯亮起来。

即使张新杰很贴心地用手帮他遮了一下,强烈的灯光仍然从他的指缝钻过照到了安文逸的脸上,他下意识闭紧了眼睛。

被加压止血绷带压了两天的右耳耳廓此时似乎恢复了知觉,麻麻的有些痒。安文逸伸手正想去挠一挠,却感觉到张新杰的手先一步捏住了他的耳廓,帮他轻轻地按摩着。“压了两天,耳廓有点肿了,会不太舒服是正常的,稍稍忍耐一下吧,辛苦了。”

“没关系的,不要紧。”一定是被按摩了的关系,安文逸感觉自己耳朵有点热。

他有意无意忽视掉了同样发热的左耳。

“刀口愈合得很好,”张新杰手上帮他捏着耳朵同时也没忘检查他右耳耳廓后方的创口,“5天后就可以拆线。现在我帮你换弹性绷带,这样会比之前稍微好受一点。药记得按时吃。”

安文逸轻轻点头。张新杰迅速地帮他上药垫纱布,安文逸闭着眼睛,不由怀念起加压止血绷带——与其说怀念那勒得他太阳穴发胀的破玩意儿倒不如说是怀念张新杰帮他包扎时手指在他头上灵活移动留下的微妙的触觉:轻巧,有力;快速,稳重。

而且包扎需要的时间更长。

回过神来张新杰已经在帮他套上弹力绷带了。只是绷带压在额发上,使发梢刚好扫在睫毛和眼睑上。安文逸正想抬手把头发整一整,张新杰又先他一步,手指插进额发和额头间,仔细地帮他把头发从绷带里挑出来。

“啊谢谢张医生,但还是我自己来吧……”之前头上缠着绷带又被明令禁止创口碰水,导致安文逸已经两天没有洗头发了,现在一看就有点儿洁癖的张新杰拨撩着他自己都有点儿嫌弃的头发,安文逸有些尴尬,抬起手示意自己来。

指尖碰到了一个温暖的手掌,然后手掌下压,弯曲,将安文逸的手虚握成拳又带回到腿上放好。

“我帮你。”

之后那只手就放在了安文逸的左侧脸颊上,似乎是在扶着他的脑袋。

额发收拾好后张新杰的手并没有停,继续帮他打理后面的头发。“这样就看不太出来了。”声音从头顶靠后传来,加之他的右耳再次被纱布挡住,张新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真切。

眼前光影晃动,没有睁开眼睛也知道张新杰在整理他后脑的头发时又离他更近了一些。消毒水的气味里隐约有这个男人自己干净的味道。

这样就像自己自己被他抱进了怀里一样。头埋在他的胸口什么的……

一定是被捂着的关系,安文逸感觉自己脸上有点热。

至于右脸那是被灯照的。

头发收拾好了张新杰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右手还在安文逸的侧颊上,强光灯也在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

“张医生……?”张新杰的目光就像那即使紧闭了眼睛也能感受到的灯光,安文逸总觉得他似乎看透了些自己的小心思,比起被他帮忙收拾头发更为尴尬。

听到安文逸发声张新杰终于有了动作。安文逸感觉到他似乎是矮下身到和自己同一个高度,然后右脸上突然有轻轻的、柔软的触感。

强光灯“啪”地灭了,它这一阶段的工作已经完成。

安文逸半晌才缓过神睁开眼睛。罪魁祸首已经坐回到办公桌后在纸上写着什么。

“后天再来换一次药。还是尽量早晨早点儿来,可以么?”

你刚刚怎么不问问可以不可以!安文逸起身走到他桌前,看到那个男人仰起头一脸诚恳看向自己的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

该死的45度角仰望……不等等自己刚刚坐着的时候也是这么个角度……?

张新杰的脸看起来认真到无辜但微妙的有点欠揍。

安文逸镇静了一下:“我知道了,那我可以走了吗?”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什么问题欢迎致电。”一张纸条递过来。

“病历记录上不是有吗?”说着把纸条放进了口袋。

“这个是私人的。”

安文逸觉得自己有必要去配副隐形眼镜。

看到了张新杰红红的耳朵尖儿什么的……自己没有眼镜竟然会出现幻觉。


F.I.N.





———————————————————————————————————

【即使已经做过手术我也依然有病小剧场】

鬼畜眼镜不良医生脏心杰:干得不错!能够让小安全程闭眼。给你加工资……哦对你不需要工资……那就算了。

强光灯:……

强光灯因自己的电灯泡本体以及主人是张新杰而倍感心累。



暗搓搓补一句

这种小手术术后换一次药就可以了,张医生的“后天再来换一次药”……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