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张教官和小安教官

标题无能OTL
上午体检了没什么事儿刚好来证明一下我没死【。
6号我们考试所以教官们放了一天假但是!7号早上训练的时候我们教官嗓子哑了!之前喊那么久口号都没事歇了一天却哑了!
于是一边端着腿练正步一边开脑洞哈哈哈【走开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这里有欲求不满的新杰大大和有点傲娇的小安,OOC慎入
有点肉渣【我也是拼了老命了OTL】慎入
小学生文笔,慎入

顺便电脑被没收《A到Z(下)》的稿子在里面于是我也不造什么时候能放出来【。反正没人看【。

最后军训期间累成狗捧着手机码字分分钟睡着的状态OTL
欢迎捉虫,不胜感激w

以下正文。







————————————————————————————————









军训好累QAQ 还好教官帅帅哒w
我们这个连队女生方阵这边教官姓安,男生方阵教官姓张,两个人都架
着眼镜斯斯文文的,肤色健康却不黑,跟隔壁韩教官比简直算得上白皙,看起来更像是文职,妥妥的眼镜控福利w

我们女生没怎么和张教官打过交道,所以还是来说说小安教官吧w

小安教官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但比起张教官手下的男生方阵那边我们休息的次数多很多,休息时间也长。所以当我们坐在树荫下看着男生们端着腿练正步张教官在一旁边数秒边要求他们脚离地25公分时都对小安教官心怀感激。
顺带一说,我觉得小安教官和张教官两个人关系很好哟XD 张教官平时看起来不苟言笑不太爱搭理人的样子,却每天在大休息时去离我们训练场地很远的接水点帮小安教官接水喝。小安教官也总是在我们说“张教官看起来好严肃哦!”的时候说“前辈他其实很温柔的。”
前辈?部队里会有这种叫法吗?总觉得两个人关系不一般www



昨天我们军训暂停一天进行开学考试,中午去买饭时刚好碰到张教官。今天他们没有什么任务,张教官穿着便服,看起来随和了很多。打过招呼,我又顺口问他一句:“小安教官没有和您一起来么?”
张教官推推眼镜说:“文…小安他今天不太舒服,没出来。”
“诶?那麻烦张教官代我向小安教官问个好,要注意身体呀!张教官也是。”
“我会转达的,谢谢你了。”



今天早上小安教官喊口令的时候声音果然有点哑,虽然后来听着好很多但前面几声实在令人担心。
“小安教官你感冒了吗?听张教官说你不太舒服,今天早上喊口令的时候听你声音也有点哑。”大休息的时候我问。
“没有,就是现在昼夜温差有点大稍微有点难受,没事的,谢谢你。”
“没事就好w”不过觉得小安教官有些不高兴?
这时张教官过来拿小安教官的水杯。
“不用,杯子里还有水。”小安教官挡住张教官伸过来的手。
“帮你接点热的,对嗓子好。”
“谢谢不用。”
“小安……”

所以说小安教官真的心情不好吧!都迁怒张教官了!不过他到底怎么了?



————————————————————————————————
其实不是迁怒啊姑娘w




————————————————————————————————
“早啊,小安教官。”安文逸走进洗手间时张新杰刚洗漱完,正站在镜子前捧着毛巾擦脸。
学校为教官们准备的临时宿舍在教师公寓里,带有独立卫浴的两人间,条件还挺好。
“……她们喊我小安也是跟着前辈你叫的……”安文逸洗过手,往牙刷上挤着牙膏。
“挺受女孩子欢迎的嘛,小安教官。”
张新杰把毛巾挂回架子上,半倚在门框上看着镜子里开始刷牙的安文逸。
安文逸刚刷了两下就听到张新杰的调侃,嘴里还没有多少泡沫,他便停下手上的动作回:“张教官难道没感受到我们方阵女生们灼热的目光么?”
“比起这个,我还是听女孩子们打听小安教官的年龄身高三围恋爱史多些。”
“怎么?前辈吃醋了?”安文逸叼着牙刷说话含含混混的,发“吃”字音时还让泡沫喷出来了一点,顺着下巴往下滑。他慌忙擦,擦完微微直起腰看向镜子时突然发现张新杰已经贴到他背后来了,并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
看来这牙是没法好好刷了。安文逸又用牙刷胡乱捣了两下急急忙忙漱口。牙杯还没放稳就被身后的人扯着转了个身和他脸对脸。
“我就是吃醋了。”
接着便是清爽却火热的吻。明明用的同一支牙膏,却都沉溺于对方口中的味道。
“她们想知道的不知道的前辈都知道,有什么醋可吃?”
“人之常情。”说着,张新杰手已经探进了对方的底裤里。
“唔……”安文逸还想说什么,张新杰比他更快一步开口:“今天他们考试,我们放假一天。顺便,晨跑暂停。”

清晨的身体一点即燃。部队统一发的短裤宽松舒适,被轻松脱掉连同内裤扔在一旁。
相较平时有些急躁的前戏后,张新杰让安文逸双手撑在洗漱台上,从背后攻陷他。
“不行前辈……哈……站不住……”洗漱台上有些水渍,滑得不行,手根本撑不住;腿也软得根本使不上劲。
“不行么?那……这样?”
张新杰快速退出,趁对方惊喘的工夫把人翻了个个儿,抱着他的腰让他坐上了洗漱台。
秋天的早晨空气还是凉的。滚烫的皮肤贴上冰冷的大理石板,迅速泛起一层鸡皮疙瘩。还没等安文逸适应身下的温度,张新杰就又扶着他的大腿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
“哈啊……不行……床……前辈!”安文逸猛得叫出声又慌忙压低音量。
“呃……床很响。”想了想却又拍拍安文逸的大腿:“上来。”
“唔……嗯?”依言抬腿挂上张新杰的腰,这个姿势让对方更为深入。
张新杰使了使力托着他的后臀把他抱起来走出洗手间。
“床响你可以放心叫出来。”
“……”安文逸勾着脖子狠狠咬上张新杰的肩膀。


“文逸……文逸!起来吃饭吧。”张新杰出去买了午饭回来发现对方还在睡。
安文逸迷迷糊糊听到张新杰叫他,下意识想回一声“前辈”,嗓子里却干渴得厉害,嘴巴里也是没什么水分的感觉。意识恢复,回想一下,清早刚刷过牙还没来得及喝水就被张新杰扯着来了一发,期间被对方有意刺激得断断续续叫着;做过以后累得不行匆匆洗了澡倒头就睡。整一个上午一口水没喝还费了不少体力,不口干舌燥才怪。
“文逸?”张新杰看着床上张了张嘴却没出声、片刻后睁开眼睛却一脸不满瞪着自己的人,有些不明所以。
安文逸没理他,径自起来走向桌边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看他的反应张新杰也明白了对方在生什么气,走过去从后面揽住他:“抱歉,是我的失误,考虑不周,下次会注意。”
明知道明天要继续带着那帮熊孩子训练今天还这么猛。安文逸依然带着点气,挣扎了一下却没站稳,连带着张新杰一同往边上退了两步,一下绊倒了旁边的两把椅子,造出不小的动静。
“别这样,会吵到别人的。”张新杰弯腰把椅子扶了起来。“这里宿舍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刚刚出去买饭的时候撞见叶营,他还抱怨我们屋今天早上床太响吵得他睡不成懒觉。”
“还不都是你的错!咳咳……”一满杯水也没起到什么作用,安文逸声音哑得厉害,情绪一激动声音更是变了调。张新杰赶忙给他倒了杯水,安文逸一口气又灌下大半杯,缓了缓,总觉得有点尴尬,犹豫片刻又问:“你怎么回的?”
“……仰卧起坐。”

……的确是个合情合理的答案。但是叶营……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以后肯定会旁敲侧击的……啧。
说到底还是前辈的错吧!突然觉得这个人好烦啧……



于是第二天还在闹别扭的小安教官坚决地拒绝了张教官的讨好帮忙。



F.I.N.


————————————————————————————————最后暗搓搓苏一下我们教官w【滚
教官个子不高但腿挺长的,身材比例好,白白的,关键还是丹凤眼!蠢萌蠢萌的,是我们连的连长,总是遭受总教官(营长)的调戏hhhhhh

评论(7)

热度(53)

  1. 爱尔兰的妖精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