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宿室奇人】壁纸

我想了想,相逢即是缘,奇葩室友不仅是磨砺心性之佳品,更是难得一见的素材,于是权当拿来练笔记一记日常,便也不辜负了人家为我的生活增色添彩。

或许能写个系列出来成个小说集子?【bu

标题无能借了冯骥才先生《俗世奇人》的谐音OTL

尝试了下白话运动时期的风格事实证明渣无论怎么写都是渣【躺

同时真心感谢关心着我的各位。【鞠躬

 

门上突然闷闷的被踢响,这便是从不知敲门须是用手的M小姐回来了。我习以为常,夹好书签阖了书站起来去替伊开了门。

“怎么这样慢……阿呀阿呀,热死我了,热死我了……”伊一进屋便嚷起来,连同头顶的风扇也跟着轰鸣起来。

“阿呀阿呀,真是热死我了,热死我了……”M小姐脱下带毛领的外套,伊的衣柜门在我背后又是一阵的响。

这位尊贵的M小姐是从不记得现今伊竟沦落至与三位平民合居一室了的,我倒是习以为常,只扯过边上挂着的厚外套穿好,而一旁靠窗坐着的瘦小且素来畏寒的H小姐忍不住开口:“你热,我们却是不热的呀……”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M小姐一向乐呵呵的,说话语调也是乐呵呵的,使人一听便知这于伊确乎是“不碍事的”。

伊说过话屋内便静了,只听得风扇在头顶嗡嗡的响。

而向来乐呵呵的M小姐是最见不得屋内这般沉静的。

“我们买壁纸来贴罢!”

M小姐常在屋内乐呵呵的自言自语一番,其“独乐乐”我也是习以为常的,不甚在意,只翻过手中一页书。

“喂——我说!”M小姐猛然跳将到我背后亮开嗓门:

“我说!我们买来壁纸贴吧!”

“买壁纸,作甚么。”对于看书被打扰,我早早便习以为常,本不想理,然而这次伊似是确乎要我给个说法的意思了。

“装饰啊!把寝屋内弄得漂漂亮亮岂不好?等检查的人来看,也喜欢。”

“若是说起检查来,你便是先把你的那块地方收拾干净咯?”我转身面朝着伊,眼却是盯着伊座下的两块污斑。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M小姐一向乐呵呵的脸上似有瞬间的不悦,旋即却又乐呵呵跑去我边上的X小姐背后。

“怎么样,买壁纸来罢?”

X小姐正忙于准备其学生会的讲演稿,本就心烦气躁,被打断尤没好气。

“没必要!况且我也没那个闲钱。”

“不贵的阿……不贵的……”M小姐还想再说些什么,X小姐却又埋头于伊的讲演稿了,因而M小姐有些悻悻的转向H小姐。

“一起买壁纸,可好?”

“阿呀……这……”H小姐性子素来内敛温和,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然单看脸上的神情便知伊是不赞同这一提议的。

这对于M小姐而言便是绝好的突破口:“怎样?果然还是买罢!这样我们便有一半的人要买了,那么剩下的两位……”

“你们自己去贴你们那半边便是了,不需管我与Z的。”自打M小姐回来X小姐的笔似乎就没动过,伊此时索性也搁了笔看向我。

“阿……我也是不需贴的……”H小姐怯生生接上X小姐的话尾。

“先不说壁纸,那检查的——何时来?”

“大概是……”入了学生会的X小姐努力想着。

“今晚。7时来。”一向消息灵通的M小姐脸上露出些得意来。

“现在已过5时,还买甚么壁纸!倒是快些把卫生打扫好,等下拖过地一起去吃饭,回来再接着看书,可好?”

“好的,好的。”X小姐和H小姐都应和着我的话。

还站在H小姐旁边的M小姐因了自己的提议无人响应而有些失落,回到伊位上时又被床脚垂下的大半被角蹭乱了头发而有些忿忿了。

“此次检查的看不到,总归有下次的……总归是能看到的……有用的……”

见屋内都忙着,M小姐似也不指望我们能有所回应,也不顾伊垂下的被角和地面的污斑,捧着手机出了门。不多时又听到外面似乎有门被闷闷的踢响,M小姐乐呵呵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来:“快开门!是我阿!来找你们玩!来开门……”

“Z小姐……”怕冷的H小姐轻轻地唤我。

我点点头,伸手关上嗡嗡的风扇,屋里终于恢复清静,只听得我们收拾桌面的声音和浅浅的交谈。

 

 

 

附上寝室平面图以助理解。

我们是四人间,上床下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