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黑契paro】契约之星的陨落 01

01

 

不行这一段睁眼闭眼都在想这个脑洞不把它写出来根本没办法安心干别的事情QAQ

在修罗期也一如既往作死的我OTL

这是感情汪洋恣肆的产物,少锤炼、不耐咀嚼还请多多谅解

↑其实就是OOC渣剧情渣文笔渣场景预警【ntm

没有看过黑契的可以戳大致了解一下黑契中的一些设定

当然愿意去补番的话我更开心www

然后这里是新杰和小安的设定。为了能让两个人一起出任务果断抛弃了小安的奶属性【ni

不会坑但速度……承包tag这种事我干不来OTL

标题来自原作

最后说如果对此文有任何不满请打骂作者不要骂黑契QAQ个人认为黑契真的是神作请不要黑它QAQ跪谢

 

以下正文。

 

 

 

“我知道我知道的,你们中国人打架讲究公平。放心放心,咱们1v1,我不会——你们中国的那个成语是什么来着——哦对胜之不武!我不会胜之不武的哈哈。”

张新杰和安文逸二人一路追着这个男人上了天台,本以为是将他逼上了绝路,却不想中了埋伏。两人站在包围圈里听这个金发碧眼的男人操着奇怪的腔调说中文,面色不佳。

“那么,开始吧?”男人见自己冷场倒也没太在意,对着张安二人做出邀请的动作。“你们两位,谁先来?”

“得罪了。”安文逸上前一步。

两人几乎同时向对方冲去,周身浮起诡异的蓝色暗光,眸中猩红。

安文逸先指尖碰到对方胸口前一瞬间,那个男人猛然往后一缩竟是轻松躲过了接触,同时伸直手臂握住安文逸的双肘。

白种人普遍比黄种人高些,臂长更是有优势。

“啊!”

关节被人捏碎,安文逸不受控制地惨叫,下意识抬脚欲袭对方下盘却又被握住了膝盖。

又是一声惨叫,安文逸站立不稳直挺挺向后栽去,以奇怪的姿势倒在了地上。

“小安!”张新杰冲了过去。

安文逸最大的弱点是速度,这点张新杰再清楚不过,而刚刚两人对战时他也看出对方速度绝对出众。契约者们往往擅长一招制敌,近身战中先发制人往往极其重要,两人出手瞬间张新杰便预料到安文逸此次不妙。

“啧啧。”对方摇了摇头,从大衣兜里摸出烟,正欲点燃,手中的打火机却被不知什么小物件击中,火焰一抖险些烧到他的下巴。他一愣,抬头望向已冲到面前的张新杰。

“你也是契约者吧,还要来吗?”

“请不要在公共场合吸烟。”

说话的张新杰没有看着对方,他蹲跪下来,抱起安文逸的上身让他依进自己怀里。

“前辈……”安文逸隐忍着巨大的痛苦,脸上冷汗直流,张新杰一手托住他后脑吻他,一手放在他胸口上,同时周身也浮起蓝色光芒。

“真是浪漫!”金发碧眼的男人耸耸肩,把烟叼在嘴里却没再点燃,倚在天台半人多高的围栏上感叹着,“我真想邀请你们去我的国家结婚,可是你们就要死在这里了。诶你们两个都死在这里算不算殉情?”

“殉情?”张新杰抬起头,他身上的光晕已消褪,耳根却有些发红,“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应该是。”张新杰怀里的安文逸单手撑地借力站了起来。

对方看着活动自如的安文逸愣了愣,又笑着转向张新杰:“原来你是治愈系的。虽然难缠了点但可惜没有攻击性呢。”

“没有攻击性?”张新杰第一次给这位对手了一个笑容,“我的能力的确不能用来攻击,不过……时间到了。”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和惨叫,这个刚刚还一脸看戏样的家伙还没来得及问张新杰什么“时间到了”便像滩烂泥一样歪倒在地,他的双肘和一只膝盖在张新杰话音落的瞬间粉碎,却恰好解答了他的疑惑。

“怎……怎么……”疼痛使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想问怎么回事?看不出来吗?前辈的能力,伤害反射。”安文逸善解人意,死也让对方死个明白。

“你们还要继续吗?”张新杰转身对包围他们的几个人提问,同时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玻璃瓶装牛奶,言毕打开盖子喝了起来。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组织给他们的命令就是绝对服从,而他们要绝对服从的那位,之前告诉他们不许出手,而现在正在地上趴着,生不如死。

“撤!”这个男人咬牙喊了一句,符合契约者的合理判断。

包围圈迅速后撤,消失。

张新杰全然没有要追的意思,他喝完牛奶,把盖子拧紧收回包里,和倒在地上的人说起话来。

“目的。”

“得到药剂师的研究成果。”

“进程。”

“如果你们的条件优厚,我可以……”

“小安。”

“等一下!”意识到小命不保那人唯一还能正常活动的腿猛得弹动一下,“我可以先把情报给你们!”

“说。”

“之前有个延期偿付者变成了契约者,你们知道吧。但是这人最早只是个普通人类,在药剂师死后才变成了延期偿付者。”

张新杰挑眉,示意对方继续。

“是药剂师的药抑制了他,他后来变成契约者也是受此影响。”

“药剂师的死亡时间你们怎么知道的。”

“可以先帮我点根烟吗?烟盒在上衣左侧衣袋里,谢谢。”

“据说契约者如果没有在一定时间内支付‘代价’会像黄油一样融化,我倒真没见过。”

“我也没有。”安文逸摇头。

“你们!”

“药剂师是你们杀的?”说话的是安文逸,他单手卡住对方的颈子。

“不、不是!”

“这样。”张新杰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蹲得有些发麻的腿。

“小安,走吧。”

“喂!情报!你们不要吗!我还有!等等!别走!你们!……”

张新杰眉头越皱越紧,最终停下了脚步。

“太扰民了。”安文逸摇摇头折回去。

 “竟然能把中文说得那么恶心。”

“前辈你的重点真是……”安文逸把那个不死心的家伙电晕后站起身,“不过就这样把他扔这里没问题吗?”

“他已经没用了。”不管是对张新杰他们还是他自己的组织而言。

“我们不是没见过融化的契约者么?”安文逸回到张新杰身边,吻上对方的唇。

“感觉会很恶心,还是算了吧。”张新杰顺势把他拉进怀里。

两人相拥着陷入了沉默,半晌,安文逸紧了紧环着张新杰腰的手,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前辈,我没事。”

张新杰没多说什么,抬手顺了顺安文逸的头发。

“走吧。”

 

TBC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