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感冒了

★用事实证明我标题无能呵呵【破罐破摔脸

★两只在B市同居设定【1月去不了帝都现在一提起B市就心痛QAQ(。

★突发脑洞极短打特别特别OOC慎入慎入慎入

★我没有自逆没有自逆没有自逆【自我催眠中(ni

★口拙不造说什么就只能祝阿井太太早日康复:D   以及各位生病了没生病的不太舒服的吃嘛嘛香的都要保重身体哦w

 

 

 

【暗搓搓问能不能求个标题这标题太蠢我自己都有点承受不来OTL(怪谁

 

 

 

以下正文

 

 

 

 

“人家那边一直打着仗,天还不是照样蓝……”

安文逸刷完碗从厨房出来就听到这么一句带了些抱怨意味的话。

 

彼时说话的人正裹了毯子端正地窝在沙发上关注着天下大事——向来奉行食不言的他从不在吃饭时看电视,于是新闻时间自然而然被安排在了饭后的半小时——面上泛着不正常的酡红,原本清朗的声线加了厚重的鼻息喑喑的带着哑,混杂在战斗声和大风拍窗户声中有些听不清。

安文逸不着痕迹地叹口气,挨着病怏怏却还努力保持着坐姿的人坐下。刚碰过水的手有些凉,贴上张新杰泛红的侧颊,更明显感受到了温差。看了眼电视屏幕里在滚滚硝烟中依然蓝得惊心动魄的中东地区的天,帮他把毯子裹得更紧。

“咳,估计那儿风也不小。”

张新杰扭头瞥他一眼,眼神近乎哀怨。

 

 

拜大风所赐,B市的天是前两年此时难得的蓝,空气质量也好能见度也高。

同样拜大风所赐,张新杰发烧了。

 

 

本想着都是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适应B市的气候对一个X市人而言那都不是事儿,可曾想B市的大风给张新杰好好上了一节“共性与个性”的课。

 

前一天晚上回家时张新杰脸色就不太好,本人倒也没太当回事儿,被自家恋人问起只说怕是今天的风儿太喧嚣刮得我耳鸣有点头晕。等睡到半夜安文逸迷迷糊糊被热醒觉得按说家里暖气不会这么给力,一摸边儿上发现张新杰快熟了。

 

偏偏这人嘴刁得很,坚持是药三分毒,说什么都不让那些片儿啊苦水儿的进自个儿肚子。

“多喝热水捂严实了发发汗就好了真的。”大半夜被拉起来量体温的张新杰有些神志不清,努力瞪着他真诚的双眼对安文逸说。

 

到第二天午饭的时候张新杰怨念值爆表了。

这不常生病的人一病就病得不轻,何况“病去如抽丝”从来都不是说着玩儿的。

所以张新杰梦想中的“睡一觉就好了”注定只能是个梦想了。

盲目乐观了的男人对着厨房里前一天晚上自己买来的两人份食材凝视良久,吸了吸鼻子:“文逸,明天中午还吃咖喱你能接受么?”

“诶?我无所谓啊……”

 

中午12点整,两人准时上桌。

安文逸面前是两人早就决定这周末要吃的咖喱饭,张新杰出品,色香味俱全。而张新杰面前——

一碗白水面。

连阳春面都不如,没有鸡蛋没有猪油,白水煮的面和青菜,一丁点香油一撮撮盐。唯一的点缀似乎就是汤面上浮的几乎盖住了整个碗的一层姜末。

“……新杰,发烧的时候就不要吃辣了。”

“这是为了发汗。”

 

张新杰此时只恨自己的鼻子没有更塞,好完全阻隔对面一阵一阵飘来的咖喱的味道。

B市各种老字号大餐小吃和糕点的好在此时全然不作数了,张新杰只恨B市的风让自己现在头疼脑热口苦得不行,闻得见香也会馋却吃什么都没劲。

平日里早餐都能轻松吃五根油条的男人现在对着一碗清汤寡水毫无食欲。

 

安文逸看着对面的人用不到平时吃饭速度三分之一的速度对着不到平时饭量三分之一的一碗面苦大仇深,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快点好起来吧。”

 

家里的餐桌上一直都是沉默的,安文逸冷不丁席间发声把正沉浸在不能愉快地吃吃吃的悲痛中的张新杰吓了一跳,估计真的是烧得有点傻了,还叼着半片菜叶子就抬起了头,表情呆得像只兔子。

 

“快点好起来吧。”安文逸微微笑着,重复了一遍。

 

“嗯。”张新杰把半片叶子塞进嘴里,点了点头。

一直皱着的眉也淡淡漾开化出了点笑。

 

 

 

FIN.


 ————————————————————————————————


新杰不攻怪阿井太太跟我没关系【喂!

 

下周社团系里都有活动目测黑契更不了了。

【↑这一千多字里唯一的重点(ntm

 

 


评论(3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