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黑契paro】新星在拂晓之空中闪耀02

02

前文:01

标题来自原作(新星は東雲の空に煌く)附上《黑契中部分名词解释》

★在《契约之星的陨落》之前发生的故事

★深切感受到了没有大纲的痛……已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去死吧

★有点苍白有点虐(?)不太应新年的景……

★戳《文手自省》做好心理准备吧,此文包含但并不只有里面提到的一切缺点。

★毫无理科常识的文科汪跪求科普OTL关爱残障人士抽打请轻轻地【。

张安群号:253185393


 

 

 

以下正文

 

 

 

 

 

*月光照着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幼时的温暖。留存在记忆中的幸福感觉,是现在遥不可及的幻影。旋律在没有光辉照耀的铅灰色瞳孔中激起涟漪,却怎么也走不进内心,和月光一起,一切消失。

然后,灵魂在彷徨。*

 

 

 

《月光》终了,王山云叹了口气,从琴凳上起身,走到在一旁呆立着的安文逸身后,轻推他的肩膀引他到琴凳上坐下,从背后拥住他。

“不知所措的话,就弹琴吧。”

 

 

 

“我说了我是警察!有证件的!”

“我们又不知道真正的警员证什么样子。”

“你!”女人一个深呼吸转向安文逸,“请问这位是?”

“王山云,我的家教。”

“所以我想我有权利知道你在我课堂上带走我学生的原因。小安应该不是个能惊动警察的孩子。”王山云适时接上。

女警察迟疑片刻:“家教的话,这么说来您也认识安文逸的父母了?……那这样吧王先生,您如果对我带走安文逸存有疑虑,您可以和我们一起去。”

“去干什么?”

女警察沉沉吐一口气:“认尸。”

 

 

 

……

“看来文逸很喜欢新的钢琴老师呢,近来总在说他的事。等我们回去了一定要见他一面。”

……

“我们的研究马上就要出结果啦!之后有个长长的假期在家陪你哟。”

……

“我们很想你哦,文逸。”

 

爸爸,妈妈。

 

安文逸睁开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昨晚两人格外开心的话语仍在耳边回响。

“你醒了啊,稍等一下。”一旁坐着的小警察掏出通讯机。

安文逸有些费力地坐起身,耳鸣,头晕,反胃,浑身上下针扎一般细密的疼痒,如坠深渊。

房门被推开,王山云和先前的女人走了进来,小警察行了个礼出去了。

安文逸张了张嘴却没出声,王山云过来给他递了杯水,他接过仰头灌下,却呛了自己,剧烈咳嗽起来。

王山云俯身轻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我们回家吧。”

安文逸一边咳一边却梗着脖子努力让视线越过王山云的肩落在半倚着门的女警官身上。

感受到安文逸的视线,她叹了口气,站直了身子却微微垂下眼睑:“节哀。您今天已经很累了吧,不妨先回去休息,案情有任何进展警方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王山云帮他揩去眼角咳出的泪,又转身拿过床头柜上的眼镜帮他戴好。“小安,我们……”

“我的手机呢?我要给他们打电话!手机呢?”

“你手机刚才被你自己摔坏了,晕倒之前。”王山云语气平淡,双手却紧紧扣着他的肩,“小安,你已经知道了。”

“摔坏……了?啊,摔坏了啊……”安文逸仰起头,白炽灯刺痛了他的双眼,“对……我知道……我都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了……知道了……”

他无意识地重复着,将头缓缓抵在王山云的肩窝。

女警官默默离开了房间。

 

 

 

“啊,安文逸!你终于回来了!难得你不在家一次电话还一直打不通。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走了。”

两人刚由女警官送至安文逸家楼下便被快递小哥叫住。

“哦。”安文逸已经没有力气微笑了,签过名抱起盒子就走。

“诶?心情不好吗?”小哥自言自语,戴上头盔。

王山云冲他笑了笑,进了门洞,发现安文逸只是面对着电梯站着并未按按钮。他伸了手按过按钮,垂了头轻轻叹息,突然听到“啪”的一声。

循声抬头,他看到安文逸的眼泪一颗一颗砸在他捧着的盒子上。

一路上安文逸都没什么感情表露一直是是呆滞状态,这怎么突然……

电梯“叮”的一声到达一楼,安文逸回过神,飞快一抹眼睛。

“抱歉……见笑了……这是父母寄来的。”

“父母寄来的?”家都没空回所以给儿子寄东西?

“嗯,如果他们回不来的话,一月一次……”安文逸哽了哽,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日用品?”

安文逸轻轻摇头:“药——或者说,保健品……吧。像是钙片维生素片之类的,他们俩自己做的,说要比外头卖的都好,一直让我吃这个。”

电梯“叮”的一声提示已到达,王山云跟着安文逸步出电梯厢,接过他手中的盒子让他摸兜掏钥匙开门,状似无意地问了句“什么时候开始的?”

“记不太清了,搬来H市没多久吧。”

两人走得急,屋里空调没关,一开门暖气扑面而来,冰冷的身体受到刺激,安文逸猛地一哆嗦,几乎站不稳,下意识抬手扶住旁边的鞋柜。

“还好吗?”王山云将盒子放在鞋柜上,伸手欲开灯。

“别!”安文逸攥住他从斜后方伸出的手,“别开灯。”

“好。”

 

 

月光已消失多年,而虚假的星空即使在城市的光污染下也璀璨依旧。

王山云换鞋进屋洗手便径自坐回了琴前,简单活动了手指便开始弹琴。

安文逸静静站在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被王山云从背后抱住他才突然回过神,抬起微微发颤的双手却控制不好力度,在琴键上砸出了沉闷的声音。

他的钢琴老师没有在意,又坐回他身边,捉住他的手腕让他指下的琴键恢复原高度,继续弹琴。

安文逸先是收了手默默听着,后又默默融入节奏。明明脑袋一片空白,手指却与旁边的人配合默契。

王山云暗自松了口气。

 

“不早了,该休息了。”

安文逸抬眼望他。他笑了笑。

“我不走。”

 

 

“发现目标,需要进一步观察。”王山云单穿着一身睡衣站在安文逸家的半开放式阳台上,声音在冬夜的寒风中几不可闻。

“我听云秀说小白鼠就是那个安文逸?”卧在栏杆上的虎皮猫毛色油亮,显得十分漂亮精神,而最令人惊异的是它竟然会说话,语速还很快。

“那药本身就是给他做的,算不得什么小白鼠。”

“不能搞来一点么?”

“他还没有拆封,而且我估计他父母会定量。”

“也是……不过你说安文逸的父母已经死了,药吃完后他怎么办?”

“不知道。联盟也缺乏延期偿付者的资料。”

“他自己还不知道吧。”

“嗯。我刚刚检查过,他的记忆有部分缺失,应该是他父母消除了他这方面的记忆。”

“不知道……真不知道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带了些慨叹的猫眼与它上翘的唇线极度不搭,不过也只是那一瞬的事。

“总之有进展再联系我。走了。”猫咪转身跃进了夜色。

王山云打了个寒颤,转身进了屋,走进安文逸的卧室。

 

他站在床边等着自己身体回暖,静静看着在安眠药作用下沉睡着的青年。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安文逸。

 

 

 

“好久不见,张新杰。”女人坐进沙发里,迎着他的目光笑起来。“放心,这里安全得很。”

“叫我王山云。”男人语调清冷而不近人情,身体却明显放松下来,这休息室中的另一只沙发上坐下。

“我管你叫什么。”女警官皱皱鼻子,从口袋里摸出烟盒。

“吸烟不好,云秀。”

“管太多也不好,新杰。”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楚云秀不喜欢在抽烟的时候说话,和张新杰吃饭的时候不说话一样。等到那根味道浅淡的女士香烟燃尽,楚云秀才开口。

“为什么是你?”

“安文逸自己找上我的,所以临时换人。”

“有线索吗?”

张新杰摇头,有些自嘲地笑:“要不是这次的事,我们连‘药剂师’是两个人都不知道。”

“是啊……”楚云秀叹了口气,“这次的事,很蹊跷啊……”

“联盟都找不到准确情报的‘药剂师’竟然就这样被人杀了。”

“而且为什么杀了他们?如果是和我们出于同一目的,应该拉拢利用才对。”

“而且杀了之后就大喇喇地把尸体扔在那里,毁尸灭迹都懒得管么?”

“下个目标会不会是安文逸?”

张新杰不自觉攥了一下拳,顿了顿:“难说。”

“总之你小心点,连自保能力都没有还敢出这样的单人任务。”

“怎么是单人任务呢?”张新杰站起身,做了个伸展动作,“不是还有你们么。”

“……现在的契约者都这么有人情味?”

“实话而已。”

“有东西吗?我可不想带谁过来认你的尸。”

张新杰笑了笑:“谢谢。”

楚云秀的通讯机突然响起来:“楚队楚队,安文逸醒了。”

“我知道了。”说着站起身,走过张新杰身边拍了下他的肩,“好运。”

张新杰摸出口袋里安文逸有着烧灼痕迹的手机——安文逸看到裹尸袋里的人的瞬间崩溃,他抖着手从兜里掏出手机,却拿不稳,手机掉在地上,他弯腰去捡然而腿一软竟直接跪了下去。好不容易捡起来,却在将手机握紧的时候突然放电,在强大的电流把手机烧坏的同时,安文逸也晕了过去。

“无法驾驭自己能力的延期偿付者。”当时一行字出现在张新杰脑海中。

他无意义地勾了勾嘴角,把安文逸的手机放回口袋,跟上楚云秀。

 

                                             【*引自《黑之契约者》第12集下集预告】

 

TBC

 

 

 


说好的周四抱歉又食言了。

顺便请个假,接下来4周的周四应该不会有更新了。【躺


以及这种东西根本没法当小安生贺吧……不打tag了。

18年来最恶心的一次跨年。

真TM幸运E连着几天倒霉心情极度不好中。

写了奇怪的东西真的不好意思。

感谢愿意看的你。【鞠躬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