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落叶

*脑洞开得挺早所以背景是当时的深秋

*为生贺而生贺的无剧情无意义无逻辑无文笔校园paro小短渣预警

*标题是什么,呵。

★小安生快www我们同一只男神呢少年!【gun

★张安群号:253185393来玩!

 ★终于搞起来的活动!#百日张安#第1天

 



 

以下正文。

 

 




 

张新杰心情不太好。

 

习惯提前15分钟到场的他快走到院办门口时才接到辅导员的电话,说学生会干部会议临时取消,于是他为之专门腾出的两个小时瞬间变成空白期。

 

有点烦躁。

 

不光是因为突然多出的空当——合理的计划当然会容许非主观原因的意外的出现,但也足够让一个时间观念充足计划性强的人心塞。

 

“伤春悲秋”是有其合理性的,张新杰这样想着,调转方向往操场走去。琐事如同灰尘,细小却不易清理,被萧瑟的秋风一吹便从心底翻腾起来,把心情蒙得灰扑扑的。

他决定去操场上散散心。

 

前些天断断续续下了几场不小的雨,好容易天晴了却又是大风,校园里原先还很精神的树们扑扑簌簌掉落了大堆的叶子,在地上铺出厚厚的一层。

主干道有人打扫,操场也有人清理,而室内体育馆通向大操场的一条窄窄的小过道却被微妙地无视了。偏偏小道两侧还种着两排杨树,树叶在风雨中几乎全部掉光,更是将小路垫高了将近一厘米。张新杰放缓步子却仍是有节奏地走在上面,暂时放空了自己,只感受着脚下的叶子的植物气息。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毫无节奏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说是脚步声倒不如说是干枯的叶子的碎裂声,发出声音的人似乎是刻意找干叶子踩,当“咔嚓”声不那么响时张新杰隐约还听到了他的“啧”。

 

无聊。

 

张新杰这样想着,脚步更加徐缓——他也难得无聊地想知道这么无聊的人是个什么样,大晚上的天儿这么冷还跑出来踩叶子玩。

那人的脚步声本来就在逐渐靠近,张新杰再一放慢节奏更是容易被超过去。然而当那人经过张新杰身侧时却突然停下。

 

“前辈?”来人有点惊讶会在这里遇到张新杰。

“小安?”张新杰也有点惊讶,这个无聊的人竟然是个自己挺熟稔也挺合脾气的学弟——安文逸。

 

知道张新杰也认识安文逸的人都会说两人很相似:相同的专业相近的性格相仿的身高连一贯的表情眼神都差不多。

失散多年异父异母的亲兄弟——FROM校园传说叶修の恶意。

 

偷偷地说,有些“相似”是安文逸有意无意制造的——追逐男神的脚步有错吗?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总之安文逸成功让男神注意到了自己并给了自己不错的评价。

被男神知道自己的存在真是甜蜜又痛苦的事情,安文逸一直尝着甜头,这次也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做踩干树叶这种蠢事时被男神抓了现行啊啊啊!

 

“怎么在这里?”张新杰开了话头。

“总觉得寝室里太闷,就出来透透气……前辈呢?”他尽力维持冷静。

“临时起意,出来散心。”

“前辈也心情不好?”

“不能算不好,就是多少有点不痛快。‘也’?”抓住了重点。

“天干物燥莫名烦躁。”安文逸扯了扯嘴角。

这算是默契吗?张新杰有点想叹气。连计划外的事两人都能同调。“所以来踩树叶减压?”

安文逸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前辈别笑话我啦。”

“不是笑话。”张新杰摇摇头,“各人有各人的方式。”

刚刚是谁嫌人家无聊的。

 

两个人继续并排往前走,陷入了沉默气氛却自然和谐。安文逸配合着张新杰的步伐不似刚刚那么跳脱,然而预计落脚处附近有可以踩的目标的话他还是会“啪”地一脚。

 

张新杰不自觉看着安文逸脚下,片刻后冷不丁发问:“踩法桐的叶子?”

“嗯。”安文逸回答倒也爽快。“杨树叶容易掉,风雨一刮就下来,大都还是湿的;法桐叶子多是干了才掉,而且它比较薄,容易晒干,更脆一点。”

“受教。”张新杰挑挑眉。

“……说了不笑话我的。”安文逸将双手从裤兜里抽出来放在唇边轻轻哈气。

“冷?”

“还好,就是手有点凉,打小就这样。”

“你穿太少了。”张新杰皱眉。安文逸连外套都没穿,张新杰本以为他里面加了衣服,现在估计他最多穿了两件。

“刚刚在寝室里觉得闷,没想到外面这么冷。”

张新杰插在衣兜里的手动了动,外套跟着抖了抖。

“把手伸进来吧。”

“诶?”

 

张新杰的外套有个巧妙的设计:双层衣兜。竖直开口的口袋是带兜盖的,在衣服主体外面;而同样位置还有个带拉链的斜插兜,在主体里侧;两个口袋隔着一层薄薄的涤纶料子。

张新杰把斜插兜的拉链拉开,把手插回了直兜里。安文逸迟疑一下,把手伸进了斜兜。

 

好暖和。

 

张新杰的体温渗透过来,安文逸的手在他兜里虚握着拳,用手指外侧若有若无触碰张新杰的关节。

 

他似乎是手心对着自己的手。

 

意识到这点的安文逸觉得脸上有些烧,将头埋得更低强迫自己专心走路。

 

自己只要把拳头张开……

 

身体遵循了本能,安文逸的手动了动。

手腕却不小心被金属拉链划了一下,瞬间清醒。

 

安文逸,冷静,克制。他咬着下唇。

 

大度地分享了自己衣兜的人眼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他也低了头看路,发现预计落脚点正前方约11厘米处有片深褐色的、微微蜷曲的、一看就很脆的法桐叶。

 

咔嚓。

 

他踩了上去。

 

 

FIN

 

再次说小安生快!

跟男神走吧!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