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猫咪咖啡厅

标题无能不想多说【躺

有梗没文力的一篇请脱离文本尽情YY【。

复习到一半弃疗产物完全流水账质量无保障慎入【ni

没有CP感是错觉嗯错觉【喂

简直没脸说是男神生贺OTL

总之新杰生快嘤嘤嘤男神我好爱你当不了第一个来祝福那就争做最后一个吧能赶上就好呜呜呜【拖延癌晚期滚开

 我个蠢……又忘了……

★张安群号:253185393来玩!


 

 

【以及忍不住吐槽为什么最近的脑洞总是自动夹带喻黄两只的设定啊!明明写不到!……果然太闪让人无法忽视是吗!(。

 

 


 

以下正文。

 

 

 

 


“哟~来了位小哥儿!”

安文逸正站在门口单手扒拉发尾挂着的的水珠,闻言有些局促地抬头——他只是为了躲一躲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才进了店,听到店主这么热情洋溢的招呼顿觉略微尴尬。

而抬起头的瞬间他愣住了。

猫。

一屋子的猫。

——准确来说并不是“一屋子”,不大的店面正中铺了张约占总面积1/3的毯子,上面有多层的猫窝、两个厚厚的软垫和各种猫玩具,以及或卧或立或躺着的……许多猫。

 

猫咪咖啡厅么……安文逸往里走,在最靠近流理台的桌前坐下。店主也从台子后头绕出来,拿了饮料单和面巾纸递给安文逸,自来熟地坐在了他对面。

“真难得呢,”店主抱臂趴在桌子上,只露出笑笑的眼睛看着安文逸,“小哥们都是陪女票来的,你是第一个自己来的男孩子呢——即使是来避雨的。”

安文逸擦好眼镜戴上,店主的发旋儿变得清晰。“店主你开这家店也是为了妹子?”

“哪儿能啊!”店主坐直了身子摆摆手,后面挑染了酒红色的的小辫子一跳,“纯粹个人爱好。”

安文逸笑了笑,合上手里的单子:“冰抹茶吧,麻烦了。”

“好嘞!”店主一个响指,收了饮料单站起来回到流理台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伸着头嘱咐店里唯一的客人:“诶对了,受累把外套搭你对面儿椅子上吧,你旁边的椅子上新杰在睡觉。”

安文逸一愣,往旁边椅子上放外套的手生生停住。视线下移,这才发现旁边的黑色布艺沙发椅上卧着只猫。猫背上只有脖颈处有小小一块领巾似的三角形白毛,其他地方都是黑的,窝在这里毫不引人注目。长长的黑色尾巴从椅子边垂下来,尾巴尖儿有节奏地一晃一晃,透出一股子的安然。

刚刚和店主说话的时候没发现它,现在发现有个小家伙在自己身边睡着,安文逸放轻了动作,扭了身把外套搭在自己椅背上,同时问店主:“它叫什么?”

店主手里动作不停头也没抬,眉眼间倒是染上了笑:“新杰,张新杰。”

“……怎么还有名儿有姓的。”

“猫就只能叫咪咪什么的吗?”店主似乎不太满意安文逸的疑问,瞥了他一眼,“新是新奇的新,杰是杰出的杰,张是随了我的姓。”

“新奇?”

“是啊,这家伙好玩儿着呢——现在几点了?”

安文逸扫了一眼手表:“两点五十七。”

“瞧好吧,三分钟后这家伙准醒。”店主端了安文逸的饮料出来,又在他对面坐下,单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望着安文逸旁边的椅子。

这种期待感是怎么回事。安文逸暗自吐槽,却又趁伸手握饮料杯子的时候偷瞄了一眼手表。

还有一分半到三点。

“我能摸摸它么。”总觉得干等着一只猫起床有点蠢。

“随便啊,新杰乖得很。”

安文逸侧了身子,顺着张新杰微微弓着的身体弧度轻轻摸它。

手感真不错。

看样子店主也是个细心人,猫身上干干净净的,毛也滑溜溜的又顺又软,虽然对猫这种生物算得上一无所知,也能感觉出来这家伙被伺候得很好。

安文逸摸着它,莫名地很舒坦,正想着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猫,就见张新杰的耳朵抖了抖,接着慢悠悠地站了起来。

三点整。

安文逸的手还在它背上准备接着摸,不想它悠悠地径自走开,毛从安文逸手下细细滑过,一伸前爪上了沙发椅的扶手,又爬上靠背,轻轻一跃上了吧台,优雅而灵巧地避开上面摆着的物件,走到吧台另一头时又敏捷地跃上了那侧的沙发椅。

安文逸目送他一路爬高跃低,转过头看着店主:“它……这么讨厌我?”一下跑那么远。

“没有没有。”店主笑起来。“刚刚不是说了吗,这家伙新奇得很,做什么事都有跟有时间表似的,每天什么点儿干什么事儿雷打不动。他现在这是睡醒了活动活动,绕屋子里走一圈,谁都拦不住,多少小姑娘在他散步的时候想抱他他理都不理。”

安文逸想象了一下张新杰跃上那些猫奴妹子的沙发时她们激动的神情和在被张新杰避开怀抱后黯淡的眼睛,有点好笑。他推了推眼镜,看着被一只虎皮猫追尾巴的张新杰从容淡定而敏捷迅速地躲着身后的魔爪:“一只猫为什么要过一板一眼的生活啊。”

“谁知道呢!”店主的目光也追随着张新杰绕场,“你能想象每天早上被一只猫叫起床晚上被一只猫催睡觉的日子么!”

“噗!真的?”

“逗你干嘛。”店主趴在了桌子上,苦着脸看向安文逸。“早上八点我要是还没起一定会来推我的脸;晚上11点要是还没关灯也会拱我……我为什么会被一只猫逼得缩被窝里玩手机还不敢让光透出来啊!”

“哈哈哈哈果然新奇!”

“可不是吗。大——我朋友说我简直是弄了只寝管老师回来!……嘛……不过,真的,挺有意思的,这么‘杰出’的家伙……人也少有这么作息规律生活健康的吧!”

“是啊。”安文逸看着从店主背后跃上桌的张新杰。

店里没有其他客人,而安文逸刚刚也没有试图阻拦它,张新杰对今天的散步情况似乎很满意,趴在桌子上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细细悠悠的一声“喵”软软地戳进人心里。伸完懒腰它端端正正地坐下,开始全套“猫洗脸”动作,这时安文逸才把它看了个仔细。

从两眼间到下颌是个纯白且左右对称的扇形,前胸肚皮和四条腿也都是白的,是个极漂亮的孩子。安文逸怔怔地盯着它看,并不多喜欢小动物的他对这只猫产生了难以言说的好感。

当它停下动作时,一人一猫就这样目光相接。

张新杰的眼睛乌黑透亮,圆而大的猫眼本应给人以萌感,在它这里却带着股深邃与执着,竟是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一只猫为什么会有让人怀孕的眼神啊!

店主不知什么时候已半卧在地毯上和那只虎皮猫玩作一团了,这张桌子的方寸之地竟仿佛是独属他俩的一片小天地。

对视良久,安文逸下意识地朝张新杰伸出了手。这下张新杰也终于动了,移了移目光瞥了眼他的指尖,却是凑到安文逸的杯口闻了闻,然后跳回了它睡觉的沙发椅上卧着。

安文逸也听说过摸猫的下巴会让它很舒服,但是没有实战经验他也不太懂,犹豫着还是伸了手去,轻轻搔张新杰的下巴。

感觉它一点反应也没有啊……安文逸手指有节奏地蹭着它的毛,张新杰却似乎完全不为所动,还是那样波澜不惊地抬头望着安文逸。

既然没有躲,那至少是不讨厌吧……安文逸心下有些挫败,却还是给它顺着毛。突然发现小家伙眯了眯眼睛。

有戏!

安文逸正激动,哪想张新杰却突然错开他的手指,缩了个团儿自己安静地窝着了。

这是被嫌弃了么……

看到安文逸有些丧气,店主从毯子上站起来:“猫嘛,一般来说越高冷的种越纯——当然这只是个例外。”他用鞋尖轻轻蹭了蹭抓着他裤脚咬得正欢的虎皮猫,“而且新杰本身就是性子更冷的那种,还有点认生,所以他并不是讨厌你哦,不用太在意。”

“嗯,谢谢……”安文逸却突然想起张新杰刚刚嗅自己杯口的那一幕。他看了看面前的冰抹茶,液面已经下去了一半,上面一层漂亮的奶油还没有完全融化。安文逸把吸管往上拉出来一截,用右手食指蹭了点上面附着的一点奶油,伸到了张新杰面前。

张新杰伸了脖子过来,细细地嗅了嗅,然后,舔了上去。

粗粝的舌头划过指腹,有点痒。安文逸看着专心致志舔奶油的张新杰,明明只有一点点,这家伙却舔了很长时间,连带着把旁边没有沾到奶油的地方也照顾到了。终于舔无可舔了,它抬起头望着安文逸,眼神一如刚才的清亮,却又多了些希冀。

再怎么高冷也不过是个吃货。

安文逸轻轻笑了,又蘸了一点过来,这下张新杰连闻都不带闻一下的就凑了上去,还换了个姿势方便自己更舒服地吃吃吃。

如此三四次,安文逸觉得张新杰简直是舔在了自己的心窝上,脸上不知何时也挂上了猫奴的笑。

“不要让他吃太多哦,人吃的东西最好少让猫咪吃。”

“啊,抱歉。”安文逸也听说过猫有乳糖不耐这种事。

“没事没事,新杰也难得找人要吃的……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呢……”店主在一旁摸着下巴笑。

 

外面的雨终是停了,陆陆续续又有三两客人来。安文逸看了看时间,觉得自己也该走了。

去流理台前找店主结账,等着店主找零时却不想被猫蹭了裤脚。

是张新杰!

店主抬头不见安文逸人影,发现他在面前蹲着,而张新杰的两只前爪正搭在他膝头。

“新杰!你不爱我了么!你总共才对我示过几次好撒过几次娇啊!”店主瞬间崩溃,这种猫大不中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张新杰对他的哭诉置若罔闻,漆黑的眼睛仍是直勾勾看着安文逸,又是轻轻软软一声喵。

安文逸从不知自己竟是可以为一只猫激动到如斯地步的,他有些不知所措,只好以人类的示好方式——握手来回报张新杰。

他轻轻把手覆在张新杰的爪子上,手心里一片柔软的温暖。

张新杰似乎愣了一下,之后迅速抽出爪子反摁在了安文逸手背上。

 

 

F.I.N.

 

 

 

毕竟是只猫,新杰喵的时间表和真•新杰的一样的话这货能成仙了(。所以请不要因为这点来和我撕,谢谢(。




再说三遍男神生快男神生快男神生快嗷嗷!

评论(3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