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张安】与你同行

参本《理智之至》

我猜本子还在卖……有兴趣可以tb搜搜看【一个不走心的广告(ntm

以下正文。


 

 

1.

“……下车以后走西南出站通道,过了检票口从电梯旁边的门出去直走,社会停车场见。”

火车到站时安文逸给张新杰发了条信息通知他,然后便循着对方之前给他的指示顺利到达停车场。正要给张新杰打电话,一辆车稳稳停在面前:“上来。”

这帅气值刷得……安文逸在心底吐槽,嘴角却忍不住上扬:“对时机的把握很准确嘛新杰大大。”遵从张新杰的习惯爬进后座,把旅行包放在旁边。

“多谢夸奖。”张新杰也笑了,发动了车子。

 “战队的事情忙完了吧。”

“嗯,理论上夏休期内不会再有什么事儿——之前不是在Q上问过了?”

“毕竟张副队总事必亲躬,没事儿也能再给自己揽活儿干……”安文逸低声吐槽,张新杰没听清,正想问,然而车子已由地下通道驶上马路,他便也不再开口,专心应付路况。

 


 

2.

前辈   10:50:05

愿意陪我出去走走么?

在午前收到张新杰的信息还是头一回,安文逸有点诧异。

An    10:50:13

旅游?

前辈   10:50:14

·嗯。

·刚开过会,离饭点儿还有段时间,先来征求下你的意见。

An    10:50:33

·我夏休一直很闲啊

·倒是你,战队的事情处理完了?

前辈    10:50:45

还要两天。然后我先回趟家,旅行计划定在十天后可以吗?

An    10:50:50

没问题

前辈   10:50:52

去登山?

An    10:50:55

行啊

前辈   10:51:02

·坐火车会有身体不适吗?

·走盘山公路的时候会不会晕车?

·有没有恐高或畏水?

·看你平时走路腿脚没问题,保险起见问一句

·膝关节有没有病症或旧伤?

对方仗着联盟前十的手速发来连串的问题,安文逸这边提示音连着响了好几下。张新杰有时候会过度操心的毛病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懒得吐槽,果断发了个切膝盖的表情过去。

前辈   10:51:48

……别闹。

An    10:51:56

给你一份我的体检报告?

前辈   10:52:04

也好,方便增进了解。

An    10:52:06

……

前辈   10:52:10

我也给你一份我的。

An    10:52:16

……我开玩笑的。

前辈    10:52:30

定期体检还是很有必要的,建议一到两年一次。

An    10:52:36

前辈你歪楼了!

前辈   10:52:40

·不好意思。

·那么你的答案?

An    10:53:06

·我身体健康各项机能均在正常范围内没什么旧伤没做过手术无家族遗传病史不晕车不晕机不恐高不畏水还算能吃消化系统挺好

·满意了?

前辈    10:53:18

很好。那么你是答应了?

An    10:53:24

我以为我从一开始就答应了

前辈   10:53:26

·好的。

·山里昼夜温差大,最好带件薄外衣。山上蚊虫也多所以建议穿轻便的长裤。

·做好防晒准备,即便不是周队也要保护好你的脸。

·普通的外出应急的药品我会带,有必要的话也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再带些你惯用的。

An    10:54:02

前辈

前辈    10:54:05

·洗漱用具带上你的牙刷毛巾等个人用品就好,洗发水沐浴露等我会带,没必要增加负重。

·怎么了?

An    10:54:10

需要我以后改口叫你妈妈么?

前辈   10:54:12

……

An    10:54:16

·你也太爱操心了

·要出去玩就放轻松吧

前辈   10:54:46

嗯,抱歉,让你费心了,谢谢。

安文逸简直不想理他,不过张新杰似乎也没想听他说不客气。

前辈    10:55:00

我先去吃饭了。

An    10:55:03

去吧去吧

张新杰发过来一个兔子推眼镜的表情,随后状态就变成了离开。

安文逸盯着那只有点呆的兔子看了一会儿,突然就觉得有点饿了。


 

 

3.

张新杰车开得又快又稳,即便是在山路上也不会让人产生明显不适感,很有他的个人风格。途径小镇短暂休息时安文逸问他要不要换自己来开,被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抱歉,不是信不过你,只是坐别人的车我会比自己开车时还紧张。”

安文逸叹口气,这人简直劳碌命。英明神武的霸图副队在现实中也是跟他账号卡一个级别的奶爸。

“前辈对说走就走的旅行怎么看?”

“嗯?”张新杰正在喝水,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不做任何前期准备和计划,也不在意旅途中可能出现的一切问题,完全放空自己,怎么样?”

“这对我来说反而是种麻烦吧,”张新杰摩挲着他的运动水壶思考片刻,微皱了眉有些困扰的样子,“一旦习惯了有计划的生活,无计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反而是负担,让人无所适从。累了一天想要睡觉,但睡前不洗漱不准备好舒服的寝具吗?一回家就爬上床不觉得很别扭么?直接躺地板更是要小心脊椎。”

“说的也是,”安文逸笑着点头,“生动形象的比喻。”

 


 

4.

到达张新杰预订的民宿已是傍晚,两人吃过以山中野菜为主的清淡而丰盛的晚餐,随便在附近转了转,又去屋顶看了会儿星星,就回屋收拾第二天登山的衣物和随身物品准备早点休息了。

安文逸坐在自己床边,一手撩拨着已经干得差不多的发尾,一手拿着手机在职业选手群里窥屏.他在黄少天开始深夜报社的第一时间抬头,果不其然看到另一张床上倚着床头坐的人放下了手机。正觉得好笑,听得对方开口:“你不过来?”

张新杰挑的民宿自然是没话说的,房间干净宽敞,标间里的床虽不比大酒店,两人并排躺倒也不会嫌挤。

“你过来。”虽然对房间很满意,但安文逸拒绝被调戏。

张新杰扬扬眉,已经摘了眼镜的他抱起枕头掀开被子就下了床,绕到安文逸床的另一侧,在他身边躺平:“晚安,早点休息。”

安文逸回身看他一眼,表情微妙,旋即也掀起被子躺进去,摘了眼镜关上灯,脸对着张新杰侧躺:“晚安。”

“你背过去睡。”张新杰也侧过身对着他。

安文逸知道他那一套“右侧卧利于心脏供血”“相拥而眠容易导致呼吸循环困难”的理论,乖乖翻身,随后腰上就多了一只手臂的重量。耳后是张新杰轻浅的呼吸,混杂着窗外隐隐的虫鸣。

“晚安。”他又轻声说了一遍,与张新杰放在他胸口的手十指相扣。

张新杰的呼吸离他更近了一点。


 


 

5.

次日清晨还是按照张新杰惯常的作息,两人六点就早早起床,省去了晨练,到达山门的时候刚过八点。安文逸本以为自己和张新杰属于来得最早的,却发现目之所及人不算少,不乏熊孩子和大爷大妈。

“我一直以为你起得够早了。”安文逸表示不能接受这个人人早起的世界。

“这座山还处于未完全开发阶段,门票本来就便宜,对本地人还有折扣,所以附近有不少人把这里当公园来晨练郊游,往上走人应该就会越来越少了。”

“未完全开发”是张新杰选这里做目的地的重要原因,相比起各种5A级景区,这里知名度小得多,人也要少得多,对于他们这种有一定知名度的公众人物而言很方便,而且也足够清净,基础设施也不是一副饱受蹂躏的样子,颇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儿的。”张副队解锁新地图的能力不要太强。

“美食论坛里认识的人推荐的,说这里的野红菇很好吃——我们下山后去吃吧。”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6.

树林阴翳,因而虽是夏天,山里的清晨却带着些凉意,二人出门时都穿了件长袖衬衣当外套。随着日头渐起气温升高,加之两人已走了不少路,安文逸身上已有薄汗,于是他将袖子挽至肘部。

“怎么了?”张新杰看到恋人突然一偏头。

“有虫子。”擦耳廓而来的嗡鸣声吓了安文逸一跳,下意识抬手蹭了蹭耳背,发现一只壮硕的蜜蜂凑到了自己裸露的手臂边上。

纯爷们儿安文逸自然是不怕虫子的,他挥了挥手想把它撵走,但没什么用,蜜蜂如影随形,甚至还时不时落在他身上,安文逸简直能清晰地感知到它抓着自己衣料的脚。

“为什么会这样……”荣耀世界里擅长跑路的年轻牧师对一只小小的蜜蜂——好吧它跟同类比起来一点也不小——却是无可奈何,他放下自己的衣袖,有点苦恼。

“大概因为你甜。”

“我没觉得自己哪儿甜。”这也是个张氏冷笑话?安文逸正欲向对方投去无奈的目光,却见张新杰一脸认真地凑近。

“真的有甜味儿,”张新杰嗅了嗅,抬头,“你用了什么?”洗发露和沐浴乳是两人共用的。

张新杰从安文逸背包里找出防晒霜,挤出一些涂在一旁的树上。蜜蜂悬停在安文逸和树之间,似乎是在判断味道的来源。于是张新杰便又往树上涂了一点,安文逸趁机头也不回地往前紧走几步。

“它没再跟来吧。”听到后面张新杰追上来的脚步,安文逸停下,方便他把防晒霜放回原处。

“没。”张新杰仔细拉好背包拉链,“以后出门可以考虑用无香的了。”

“我妈买的,我不怎么用也就没在意味道——果然太少女了?”

“还好,”张新杰微笑起来,“让人很有食欲的味道。”

安文逸后知后觉这个人刚刚在公共场合把头埋进了自己颈侧——虽然当时附近没人。

 


 

7.

景区一大特色便是由溪流和瀑布缀连的呈阶梯状分布的水潭,山路也是蜿蜒临水而上的。在山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早已把衬衣脱下装进了包里,却还是热。安文逸一路上看着清亮的水流,偶尔经过站在水中嬉闹的孩童,心里也生出些亲水的愿望。他看了看张新杰的溯溪鞋,觉得自己穿运动鞋出来真是失策。

或许可以跟前辈换鞋穿?说不定前辈只是担心鞋子会湿才——

下一秒就见张新杰踏进了水里。

面对安文逸眼神微妙的沉默注视,张新杰一副很坦然的样子:“都来山里玩了,踩踩水挺正常的。”

“哦。”我知道,我也想踩。安文逸表情不变。

张新杰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理解错了安文逸的意思,看了看对方的鞋子:“我本来想提醒你穿什么鞋比较好的,可是你拒绝了我。”眼神怎么看怎么无辜。

安文逸站在岸上静静看着45°角仰视自己的张新杰:“……卖萌可耻。”

“并没有。”张新杰迅速收敛表情,弯腰在水里洗了洗手,回到岸上,把带着凉意的手贴在安文逸脸上片刻。

“所以啊,对我来说提前准备是习惯不是负担,你的事情也一样。”

“那么以后就有劳了,还请多多关照,联盟第一保姆先生。”

“……我觉得联盟第一保姆是肖队。”

 


 

8.

两人一路上慢慢悠悠地走着,中间倒也没怎么歇脚,一口气上到最高的水潭所在处,看了看时间,已接近正午。虽然已经过了张新杰平时吃午饭的点儿,但两人都意外地没什么饥饿感。

“要不先去问问竹筏的事?”安文逸提议。

一路走来,每个水潭边都停有竹筏,有的却不见撑筏的人,似乎不是什么旅游项目。正巧这里水边坐了位带着小孩的老人,看起来不像游客,张新杰便上前询问。

竹筏的确不是让游客乘的,是像老人这样的守山人们去清理水潭上的垃圾或落叶时用的。不过两人说明来意后老人倒也很乐意带他们在这不大的潭上转一圈。

“恁把包啥都搁那厢亭子里吧,让俺小孙女儿看着。”老人带着浓重的乡音。

“水尤清洌”,安文逸脑海中浮现出初中语文课本里的字句。近岸处浅滩下的彩色砂石清晰可见,向更深处漫溯,水底的清澈景象与水面的粼粼波光以及细碎的倒影交织,似真似幻。环视四周,山势半阖,拢住这一处天然平台,然而站在这里却不会使人觉得空气闷滞:自山顶飞下的瀑布激起的水雾随着微风拂面,沁人心脾。这瀑布不宽,水势并不很大,然而恣肆中带着些灵秀,也称得上有一番意趣。

瀑布,瀑布……瀑布!

大概是之前没载过人业务不熟练,又或者是两人站在竹筏上阻碍了老人的视线让他没能判断好方位,总之竹筏一路驶向了瀑布,受到水流的冲击后猛地侧斜,将还没反应过来的两位乘客抛进了水里。

“小安!会游、唔、咳、咳咳——会游泳么!”

“会!”



 

9.

两人狼狈上岸,一向尽全力把意外缩减到最低的人也被这神展开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只顾得上先和安文逸钻进先前放包的凉亭。帮忙看包的小丫头正揩着见两人落水笑出的泪,一见当事人过来便吐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跑出凉亭去找自家爷爷。

“我的失误。”张新杰没管自己那一身水,先帮安文逸把湿答答贴在身上的T恤脱了下来,“乘竹筏的事情是我提出来的,也没有考虑到落水的可能性,才导致了现在的状况……”

“所以觉得自己特失策是吧。”安文逸没等他说完就接过话茬,语气里似乎带了点莫名的幸灾乐祸。

两人的眼镜都已摘下放在凉亭里的石桌上,张新杰有些不明所以,眯着眼睛看脑袋刚从衣领里钻出来的人。安文逸的鬓角被蹭得上翘,头顶的头发也乱糟糟的,看起来有点呆,但是张新杰没笑,静静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安文逸饶有趣味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湿透了的张新杰后才开口:“掉水里了才想起来问我会不会游泳,还呛着自己了——低一点。”帮着张新杰拽下了他的衣服,安文逸发现对方的表情还是没有松动:“……我的笑话太冷了?”

“你说得对,没有提前问你会不会游泳的确是失策。”

“哦,那你记得更新一下场均失误率。”安文逸简直不想理这个偶尔会钻牛角尖的人。

“百密总有一疏,你又不是不懂。”

“但是如果你不会游泳不就麻烦了?而且害你浑身湿透。”

“能不能先关心一下你自己?新杰妈妈。”

“我?我这身儿挺好收拾的。”

张新杰快速将湿淋淋的T恤拧到半干来当毛巾,简单擦过上身和头发,套上清晨用来御寒的衬衣;蹬掉鞋子,将速干裤可拆卸的下半截裤腿拆下拧干,又用T恤擦干小腿上的水,先前的狼狈相很快不复存在。

安文逸低头看看自己的裤子和鞋袜,一筹莫展。

“去那边晒一晒吧。”张新杰指着山道另一旁的一块巨石。

 


 

10.

巨石上面略有凹凸,整体是倾斜的,最高处约有一人高,斜对着水潭;而最低处尚不及人小腿肚,且略略逸出,一角悬于山体之外。看起来有点危险,然而坡面朝向正南,确乎是晒太阳的好地方。张新杰绕着它看了看,取平齐于胸口的一处,很轻巧地翻了上去;又转身接过安文逸递上来的包:“你鞋子不舒服,小心一点。”

“嗯。”湿透了的裤子严重阻碍了安文逸的大幅度动作,他登了两下才爬上去,动作帅气度比起张新杰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安文逸不禁思忖,是自己太宅还是张新杰太异端?

答案显而易见。

电竞宅大异端浑然不知自家恋人脑内对自己的讨伐,只忙着将两人的T恤和自己拆下来的裤腿再拧拧干铺平晾在石头上。安文逸见状也不再磨蹭,干脆利落脱掉鞋袜,尽力挤出水后晾在脚边,顺便把不断滴水的裤脚攥一攥再抻平。收拾停当后旁边的张新杰适时递过来一张湿巾:“直接在这里吃饭好了。”

此时乘竹筏的老人抱了个盆子过来:“对不住啊二位,来送你们半拉西瓜,山下自家沙地种的,包甜!吃完瓜皮扔盆儿里都行了。”盆里的西瓜已被切好码齐,瓜瓤艳红欲滴而不沙,瓜子黑黝黝的粒粒饱满。

“没事儿,谢谢您,麻烦了。”张吃货接过盆子,对意外得来的餐前水果非常满意。

夏日晌午的阳光明媚而炽热,对两个刚从沁凉潭水中爬出来的人而言却是刚好。两人头发几乎干透,脸也晒得微红,而腿脚——尤其安文逸的——还是微凉。对这种奇异的感觉两人倒不以为意,只专心啃着西瓜。

吃过西瓜,张新杰将盆子交还给老人,又顺道去水潭边洗了洗手和脸,缓解了下被太阳晒出的轻微的灼热感。回到石头上,安文逸也已经擦过了手,正在把上山前准备的食物从包里掏出来。

“吃东西之前先注意一下防晒。”张新杰似乎想起了什么的样子,表情微妙。

“这么在意防晒?”安文逸有些诧异,却还是依言掏出了防晒霜。

“……第四赛季的夏休,我们一群人在海边疯了半个月,一个个晒得……总之回去开会的时候老板看见我们笑惨了。后来比赛的时候也是被好一通笑。”

“但是我买的海报看着,咳……”安文逸试着在脑内勾画出一个皮肤黝黑的张新杰,感觉有点想象不能。

“P的。”张新杰往脸上涂着防晒霜,声音幽幽。


 

 

11.

简单吃过午餐,张新杰收拾好东西,在安文逸大腿上摸了一把:“还没干?”

“没。”安文逸攥着裤脚,穿着觉得挺轻薄的,怎么晾这么久还不干?他不免有些怨念,“简直幸运E……”

“嗯……其实还不错?”

“你是说像现在这样?”安文逸见他似乎也不再自责,便指着自己湿漉漉的裤子开玩笑。

“也是难得的体验。至少挺尽兴。”

主要你吃瓜吃得很开心吧。“是挺好玩儿。不过掉进水里什么的,再难得我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张新杰笑起来,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对了,之前你问我关于说走就走的旅行的看法——你又怎么看?”

“什么意思?”张新杰话题换得太快,专注于自己裤子的安文逸一时没反应过来。

“愿意跟我去X市玩儿吗?”

“你认真的?”

“免费地导还包你吃住。”

“可我只带了这两天的换洗衣物。”

“穿我的。”

“……蓄谋已久?”

“没,刚想到的,”张新杰背好包,“只是突然觉得有时候计划外的事情也挺有趣。”

“这种话你来说简直毫无可信度。”

张新杰没在意他的吐槽,绕过正皱了眉套上半干鞋袜的恋人率先跃下巨石:“走吗?”

真是用得一手好双关……安文逸没理会那只朝自己伸出的手,径自跳了下来,却又在落地之后主动牵住身边的人。

“当然。”

 

 

 

F.I.N.

 

 

 

 

 

 

 

 

 

 

【难得我活过来x 安定地求下评论(鞠躬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