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双安】Filled Donut(上)

参本《万千广厦》

一个诚意满满的小安本!太太们都超拼der!比我现在肝QQ牛里脊肉还用力!【等等

好评通贩中!真的不去TB搜搜看吗!【ni

第一次搞双安感觉搞砸了所以……嗯大概有毒,小心一点【咦

【哦对了据说会看得有点混乱所以解释一下……奇数章是现在时态偶数是回忆杀(一个强行给读者解释文章内容的辣鸡OTL




以下正文。




1.

安文鸣是被冻醒的。

“安文逸你撒比吗?!”脑内吐槽不足以显示其愤怒,安文鸣决定用吼的,然而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唇齿冰凉,正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咋。”

“感冒还没好这大冷天儿的你出来作什么妖!”

“嫌冷就闭嘴留口唾沫暖暖肚子。”安文鸣感觉到安文逸翻了个白眼。

“你他妈……啊!”视野中一颗流星转瞬即逝,安文鸣轻轻叫了一声。

一年一度的双子座流星雨。

“现在几点……”他哆嗦着手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被屏幕和上面显示的02:23晃了眼,“你啥时候上来的。”

“1:35。”安文逸把头仰起来。

“安文逸你告诉我你受啥刺激了。讨厌星星的人大半夜跑出来看流星是不是有点儿太拼?”

“通宵打游戏的人闭嘴。”

“卧槽我打游戏也是在温暖的被窝里好吗!再说你不也乐在其中?”

“我再怎么乐在其中最晚也就到两点吧!”

“所以现在给我滚回去睡觉啊!”

安文逸沉默了,但是不管安文鸣怎么使劲,他都固执地仰着头。

然后他说:“不。”

又一颗流星划过,轨迹黯淡而短,让人有理由相信那不过是幻觉。

打了个冷战,安文鸣说:“我再陪你15分钟,然后你给我乖乖回去睡觉。”

“看够40颗再走。”

“你现在看到多少了?”

“31颗。”

“最晚到半点,否则现在就走。”

“摆什么封建家长的架子。”

“我是你哥。”

 

 

 

2.

“鸣鸣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呀?”

“弟弟。”

“啊,鸣鸣是想有人陪你玩儿?”

“不,让他替我跟人说话。”

之后亲戚说了什么?早已不记得,无非是些想让他变“正常”些的说教,没必要浪费脑容量。

 “想要弟弟的话你要负责给他一个名字,你觉得叫什么好?”安家妈妈倒是没执着于“教育”他。

爸爸说过,“文鸣”有“天下闻名”“一鸣惊人”的意思……“安天惊吧。”

这名字跟石敢当似有异曲同工之妙,深得安父起名大法的真传,但出自一个问题儿童之口,大概能算作是惊喜。

 

 

 

3.

最终安文鸣妥协了——或者说,他纵容了安文逸难得的固执。

2:36的时候安文逸看到了第36颗流星,他低下头,长时间仰着的后颈酸得厉害:“走吧。”

“过瘾了?”安文鸣奋力搓着手,安文逸上天台的时候穿了两件厚外套还带了个小毯子,但想抗拒12月深夜的低温还是远远不够。

“其实还想再看看,但是怕你翻脸。”他试着站起来,沁着寒气的膝盖脆生生的,差点就跪了。

“已经翻脸了。”安文鸣控制着身体,踉踉跄跄往回走。

暖水瓶里还有半壶热水,安文鸣凑合着泡了泡脚,好歹让下肢能感受到些许暖意,又乖乖喝了感冒冲剂,但钻进被窝以后还是觉得冷。

“安文逸你今天很反常。”

“只是突然觉得二十岁之前应该看看流星啊——你就当这是我提前20天送你的生日礼物,不用客气。”

要不是安文逸努力阻止,安文鸣能把眼珠翻个个儿,但他出人意料地没有骂回来。

 

 

 

4.

当年的安文鸣从某种角度而言其实挺酷炫。

英仙座流星雨,每年7月20日至8月20日前后出现,于8月13日达到高潮。它不但数量多,而且几乎从来没有在夏季星空中缺席过,每年固定时间稳定出现,是最活跃、最常被观测到的流星雨,也是对非专业流星观测者来说最好的流星雨,为全年三大周期性流星雨之首。

不知道一个没有朋友也不看电视的小学生是从哪里搞到的消息,总之,在二年级升三年级的那个暑假,某个晴朗的夜,安文鸣,一个人,去楼顶看了流星。

他并不知道对着哪个方向观测最好,也不知道集中爆发的大致时间——或许连英仙座流星雨这个名字都没记下,但这并不妨碍他躺在天台正中凝望。老旧的家属院最大的好处便是质朴,没有彩灯没有高楼,又位于偏僻的市郊,因而这里的夜空还是沉静的墨蓝色。星星又高又亮,等待流星的时候,安文鸣会偶尔盯着其中某一颗,看久了它似乎就消失了,而余光里有一道暗光。

所以说,跟人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啊。

 

 

 

5.

“安文逸你更年期提前得有点儿多啊。”

安文逸平日里给人的感觉虽不至于如沐春风吧,好歹也是吹面不寒的。但最近——看过流星没两天——不知怎么走起了cool boy路线,要不是猫咪唇柔化了他的面部曲线,单看那生人勿近的眼神估计能被定位成校园不良团伙头目。待人接物的态度虽然还是彬彬有礼的,安文鸣却能觉察到他的不耐烦。

而且越来越明显。

安文鸣本来以为是谁惹着他了,然而几天观察下来似乎并没有这档子事儿,更何况安文逸不是一个会让别人影响自己情绪的人。但是这样下去就会影响别人的心情了,现在一言不合就要你命的大学生还少吗?!在两天前安文逸用“你丫在这儿瞎逼逼什么呢”的表情成功气走了劝他参加联谊的班长后,安文鸣好心劝他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旺小心被套麻袋,哪知安文逸撂下一句“you can you up”罢工了,安文鸣懵逼,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接手了人际交往工作。

太可怕了,安文鸣选择召唤安文逸。但是不管他怎么倒苦水痛陈自己这两天的艰辛,安文逸就是不理他,社恐患者躺在床上不知所措。

“好吧更年期有点儿远……但是现在想起来反抗期的事儿是不是也有点儿晚?你都多大了朋友。”

“三岁。”安文逸终于接腔,安文鸣却丝毫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合着你准备十年后再这么来一出?”①

“你可以不让我出来以防患于未然。”

“我靠安聚聚求放过!我可不想跟人说话。”

“你打游戏的时候不是跟人聊挺high么。”

“都说了那是因为看不到对方的脸啊!你还不知道我吗,爸妈以外的人我真是没法儿面对面说话……反正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有啥不开心的就去吃点儿好的,哥哥的卡给你刷。”

“哄小孩儿呢你。”

“你不三岁吗!”

得,安文逸又不吱声儿了。安文鸣在心底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嘴巴。

 “骗子。”睡死之前,他听到安文逸低低骂了一句。

……自称三岁的人有脸说别人是骗子???

 

 

 

6.

安文鸣花了三天时间,确认父母并没有发现。

不管是自己偷跑去看流星的事,还是多了个弟弟的事。

“……你没事儿吧。”安文逸看着他一边阴笑着一边把茶叶蛋的蛋黄拌进白粥里使劲地搅,在早餐桌上不寒而栗。

 

 

 

7.

第二天上午安文逸果然还是没有出现。安文鸣认怂,翘了下午的课,去了甜甜圈店。

安文鸣对甜食没兴趣,所以去甜品店什么的,安文鸣一开始是拒绝的。一个大男生独自跑去甜品店已经非常容易吸引旁人的目光了,而且他俩一进行脑内交涉就要坐半天,偏偏安文逸不但热爱甜食还是个追求气氛享受堂食的主儿……安文鸣只要想象一下那个无论谁进店都要有意无意扫他一眼的场景就毛骨悚然。

“你应该这样想,”安文逸听他哭诉的时候慢条斯理地开导他,“如果是两个男生一起会收获更多目光,我们这样已经很好了。”

说得好有道理安文鸣无法反驳。从此只要他有求于安文逸,去甜品店成为保留节目。

“呃……”他猫着腰,尽力躲避着所有可能扫到他脸上的目光,手指在展示柜的玻璃上一戳一戳,“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好的,请问还有其他需要的吗?”

“再加大杯岩盐芝士绿茶谢谢。”

店员这才看到青年干净的脸。

“所以说你早点儿出来不就好了,非得让我点单。”

“你那也叫点单?我还想着能听你报菜名儿呢。”

“我要真能报菜名儿也就不在这儿哄你了。”

安文逸沉默良久,咬了一大口手里的甜甜圈:“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装的。”

“啥?”

“不用装你天生傻。”

“兔儿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儿燥。”

“你这是求人应有的态度?”

安文鸣的那点气势的小火苗滋就灭了:“我是真的不想跟人面对面……”

“就是因为有我这条退路你才会成现在这样。”

 “你怎么就成退路了?再说没你之前我也这样啊。”安文鸣莫名其妙。

“有我在所以你能毫无反省之意地说出讨厌面对面交流这种是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有我在所以你从不考虑克服这一障碍而是听之任之到现在还是个社恐。”  

安文鸣愣了愣:“所以你觉得我现在这样是你的锅?”

安文逸自顾自说下去:“而且我怀疑你的社恐只是借口。”

让我留下给你当挡箭牌的借口。

 

 

 

8.

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英语,小天才安文鸣有那么点儿语言天赋,成绩很好,读书也好听,对他的社恐一无所知的英语老师便任命他做了课代表。

让安文鸣领读课文对他而言无异于凌迟,但安文逸觉得小菜一碟。收发作业,帮老师检查同学的背书情况,甚至到黑板上去听写……安文鸣让自己置身事外,听得到外界和安文逸的声音,脑子也在跟着转,但是感受不到任何人的目光。

真是太爽了。安文鸣觉得自己能上天。

 

有了安文逸的后半个暑假里,安文鸣已经忘了自己愿望的核心是“找个人替自己跟世界打交道”。反正他不出门,在家跟父母交流也毫无障碍。而跟安文逸说话,不用看着对方的脸,也感受不到对方的视线,还能相谈甚欢,这是安文鸣前所未有的愉快体验。

 

开学报到那天,安文鸣在组长找上自己之前乖乖把所有作业一股脑垒人家桌子上就回到自己位子上坐着。班里乱哄哄的,没有人在意他正托着腮发呆——其实是在和安文逸聊天。

突然被人拍了肩膀:“安文鸣,张老师叫你过去找她。”

安文鸣僵住了。

头却自然地抬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嘴角是往上翘的:“我知道了,谢谢。”

班长被他出奇的态度吓了一跳,印象中绝对会低着头默默站起来的人突然对着自己笑得这么温柔,小姑娘脸唰的红了。

而安文鸣没空在意这些:“你不要擅自抬头啊……突然看到别人的脸真是吓我一跳!”

安文逸带着笑腔的声音软软的太好听:“放心吧,这种事情以后都交给我了。”

明明是一副嗓子,为什么安文逸说话就那么好听呢?安文鸣把自己缩在精神世界的角落里,再这样下去,他连别人的声音都不想听了。




TBC

【下半拉明天放出w 可以的话希望看到评论w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