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真好。

【全职同人|双安】Filled Donut(下)

昨晚不在家也没设置定时发送的我一个大写的智障【土下座

(上)


9.

“你就是个骗子安文逸,大屁眼子。”

“安文鸣你不要觉得我不会说脏话。”

“你到底怎么了。”

“更年期提前反抗期延后刚好撞一块儿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记仇。”

“我怎么就记仇了我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儿不往心里搁的。”

“你不会是想抛弃我吧。”

“别说得这么恶心成吗。”

“靠所以你那天去看流星!”

“离了我你又不是活不了。”

“就是活不了!”

“……你现在特别像碰瓷儿的你知道吗。”

“安文逸我离了你活不了!”

“你几岁了还撒泼?!”

“三岁!”

 

 

 

10.

安家父母不是不担心。

安文鸣明显地表现出抗拒跟人对视是在五岁的时候。

诱因不明。问他小嘴儿闭得死紧,去幼儿园打听了一圈儿也毫无头绪。

开始只是抗拒对视,后来不想看别人的脸也讨厌其他人看向他的目光,进而连话都不想说了。

妈妈说跟人说话时要看着对方,那么不说话就不用看别人,不看别人也就不用感受别人正面看过来的视线。

安文鸣思路很清晰。

父母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得出了他智商很高的结论。

“可能小天才都有点儿与众不同吧。以后多交交朋友大概就好了。”医生安慰安家父母。

安文鸣接受了所谓的治疗,毫无成效。

但是他真的聪明,学东西很快,老师了解他的情况对他有所关照,也还挺喜欢这种安静的乖乖的小孩,因而在学校倒也没什么麻烦。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上三年级。

老师打来电话,夸他在学校的表现简直像换了个人。

晚饭餐桌上妈妈原话拿来夸了安文鸣。

“就是换了个人啊,”安文鸣吃得正开心头都不抬,“那是安文逸。”

 

 

 

11.

安文逸的室友回屋时发现安文逸坐在床上背靠着墙一脸严肃盯着电脑,不是往日的温和气质,也不是前两天那种迷之怂感,整个人周身的氛围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仿佛下一秒就要砸电脑。

安文逸绝对是个精分。室友惊恐,平时从不说脏话一打游戏就各种卧槽妈的已经够神奇了,这两天还性情大变。他选择去隔壁寻求安慰。

而双安甚至连室友的来了又走都没有注意到,漆黑的电脑屏幕模糊地映着一张文气的脸,安文鸣用这种方式使劲瞪安文逸。

“你发这么大火儿干嘛,我饮料还没喝完。”

“我给你买的!我都不心疼你心疼茄子!”

安文逸就不说话了。

安文鸣突然意识到,之所以他前两天没有找到惹怒了安文逸的犯人,有很大可能是因为所谓的“犯人”就是他自己。

“兔儿……”安文鸣失了气势,眼神黯然语气懊恼,“我哪里惹到你了你要直说,不然我怎么跟你道歉呀。”

“就是这里。”安文逸的语气还是温温和和的,安文鸣却觉得凉,“明明就很会说话,还天天说自己社恐。还有你那个害怕跟人对视的理由,完全不成立啊。为什么要把自己封锁起来?你只是习惯成自然,习惯了有我而不去跟身边的人交流的生活。游戏里明明操作不怎么样却还是很受欢迎,就是因为你脑子活会说话。你完全不知道你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没有我你可以看到更广阔的星空。”

“所以我说你才是骗子。”

“我骗你什么了?”

“明明说过会一直陪着我替我真人PK。”

“……后半句我承认但你别在中间加入奇怪的成分。”

“那你不就得一直陪着我吗。”

“可是现在的你已经不需要一个‘替你说话的弟弟’了。”

“我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定位你自己的?!”

“这是你想要的。”

“妈的智障!”安文鸣连翻白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小时候想要弟弟的时候的确只是想拿他当挡箭牌来着,但你从来都不是我的信号收发机,你是我最喜欢的、最需要的人——不是跟人对视那方面的需要!”

安文逸是唯一的。

或许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可以跟他相谈甚欢,但他只要安文逸就够了。

“你要是因为我在游戏里跟人聊得很开心而吃醋的话那我A了就是。”

“别,你接着玩儿吧。”不然又得天天拖着我说话。

“你果然是吃醋了?”

“安文鸣,有没有人说过你特别蹬鼻子上脸。”

 

 

 

12.

家里多了一个小孩这种事,怎么想也不可能瞒得过父母吧。

安文鸣一开始的确没打算跟父母说安文逸的事儿——他觉得这是自己的秘密。但是安文逸在学校时帮他应对外界,在家却只能静静待着,这对安文逸太不公平了,怎么着也得让人感受一下家的温暖吧。

但是安文逸有点担心:“你爸妈会不会不接受我啊。”

“什么你爸妈,我爸妈就是你爸妈啊。再说他们连我都能接受为啥接受不了你?”安文鸣心很大。

 

择日不如撞日,安文鸣索性将安文逸的事情和盘托出。

“……等一下?安文……什么来着?”安母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

“安文逸。安逸的逸。”

“男孩子要志在四方,总想着安逸成何体统。这个名字没有安文鸣响亮。”安父不满。

“得了吧你。我当年真是傻了才会同意你叫孩子‘安文鸣’,文逸这名字多好听。”安母一记眼刀剜向安父,又转向自家小孩,“现在说话的就是文逸?”

“嗯。”安文逸很有礼貌地点头微笑。

“唉我儿子这样笑真可爱!”成天被安文鸣那张生无可恋脸烦得不得了的安母捏了捏自家儿子的脸蛋,觉得人生圆满,“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鸣鸣你趁爸爸妈妈睡觉的时候偷偷跑出去看了流星,然后第二天醒来发现有了小逸这个弟弟?”见儿子点头,她继续,“然后在学校小逸帮鸣鸣应付了鸣鸣不擅长的人际交往,所以现在在学校人气很高?”

“嘛也不算很高啦。”

“我夸小逸呢你瞎高兴什么劲儿?溜出去看流星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我记得我是亲生的?”

“小逸就不是亲生的了?”

得,安文逸不用担心父母不接受他了,改安文鸣担心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了。

安母又转向埋头苦吃着的安父:“这算不算买一赠一?”

“比买一赠一划算,只花了养一个小孩的成本却能有两个小孩。但是以后娶媳妇怎么办。”

“爸你想得也太远——”安文鸣震惊。

“这是个好问题。”安母盯着儿子,“你俩喜欢的型一样吗?班长还是图书管理员?”

“你怎么这么八卦……”

“我关心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儿怎么了?不过你这连话都不敢跟人说的小怂包想找女朋友,难!”

“激将法对我没用!”安文鸣忿忿地啃着鸡翅。

“我说——小逸改名叫安文星好不好?取个文曲星的意思而且……”

“吃完了就刷锅去!”

 

事实证明,心大八成也是遗传。

 

 

 

13.[A1] 

安文鸣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不同于安文逸待人接物时的刻意而为,安文鸣的温柔是温暖的。

感受到了这份温柔,所以想尽力把温暖也传递出去。

安文逸不知道安文鸣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他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为安文鸣而活着的。

 

小学三年级,老师在班里夸奖安文鸣的时候,安文逸很高兴,为安文鸣这个名字能被夸奖而高兴。

这证明他传递出了一点安文鸣那鲜为人知的好。

所以后来改户口本的时候安文逸很不高兴。

“是兔兔跟人说话,干嘛让别人叫我的名字。”安文鸣这样对父母说。

于是“安文鸣”成了曾用名。

尽管安文鸣话说得像是甩锅宣言,但安文逸知道,这也是安文鸣的温柔。安文鸣不想让安文逸立功自己受赏。

但其实没关系的,安文逸想,我更喜欢顶着你的名字替你活,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有存在的意义。

但是这话他没说出口,他怕安文鸣又跟他闹。

 

携手长大,安文鸣不敢跟人对视的毛病没有丝毫好转——父母跟安文逸都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他自己也刚好落得自在,便听之任之了。但是通讯技术日益发达,安文鸣隐隐有成为网瘾少年的趋势。

好在他够聪明,做事情也有分寸,不仅没影响学习,还在网上交了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网络真是个好东西,不用面对面也可以交流。安文鸣很开心。

尤其是在他开始玩《荣耀》以后。在这款风靡世界的网游里安文鸣见识了许许多多有趣甚至传奇的人。他的好友越来越多,话匣子常常合不上,连跟安文逸和父母说话的时候神情语调都雀跃了许多。

安文逸也想替他开心,安文鸣只有他这一个朋友怎么想都不行。但是看着安文鸣和别人聊得热火朝天,他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他曾经很认真地思考过,自己是不是把安文鸣当儿子了:替儿子完成了美术作业的爸爸,因为儿子被表扬而开心;想被儿子依赖的同时又希望他可以自己成长;而当他真的可以独当一面了又觉得有些惆怅。

完全符合嘛。

安文逸想,自己真了不起,搞了个比自己还大的儿子。

 

直到那天,他去图书馆,文史区的摆放一如既往的毫无章法,却适合安文逸这种目的性不强的读者。

他随手翻开一本诗集,被上面的句子晃了眼。

一道闪电不由分说在他插进心底,照亮那些隐晦的情愫。

 

这可真糟糕。

自己是为了让他活出个好名堂才在这里的。如果自己不能帮助他,甚至还要拖他的后腿,那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是时候离开了。

 

 

 

14.

安文逸渐渐地有了关系很好的朋友。

小男生之间的话题就是动漫跟游戏了,安文逸虽然不打游戏,但是他会看安文鸣玩儿,于是有人找他搭话他也接得上。

然后某天就突然收到了“来我家玩儿吧”的邀请。

安母简直是要喜极而泣了,爽快地同意了安文逸去同学家住一晚的请求。

同学有一盏星象灯。名字很高大上,说白了就是一个灯泡加一个上面有小孔的多边体灯罩,在光线较暗的屋子里打开灯墙上便映出光斑。

同学去洗澡了,刚洗完澡的安文逸就躺在同学妈妈刚铺好的地铺上看这些光斑。

“哇这个好厉害!”安文鸣看着看着突然兴奋起来,“你看那个是狐狸座!”他比划着给安文逸讲起来。

“你知道的好多。”安文逸有些惊讶。

“我可是被医生夸小天才的。”安文鸣很得意。

“星座这种东西是谁想出来的啊,想象力也太丰富。”

那时候的安文逸,还说不出“脑洞太大思维跳跃是精神分裂症的典型症状”这种话。

“大概是因为星空太好看,让他张开想象的翅膀自由翱翔得有些过头了。”

“很好看吗?我倒是觉得有点儿可怕。”

安文鸣震惊。

“你觉得我算什么,流星之子?”安文逸自己都被这个有些中二的名字逗笑了,“所以说如果哪天星星又要把我带走呢?”

“不不不你是因为我的愿望来的,所以他们不会带走你的。”

“但是星空太美了,觉得被它带走其实也没关系。”

“有关系的你不能走!”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害怕跟人对视的原因吗?”

“有一天照镜子的时候,突然发现眼睛里面有个小黑洞——对就是瞳孔——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就觉得很可怕。”

“可怕?”

“我觉得瞳孔是可以把人吸进去的,就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

“藏着很多秘密?”

“对。眼神就是它布下的引力的网。正面撞上的话,就会被吸进去。”

“我觉得星空也是这样。”

“我们果然一心同体。”

“小鸣儿我觉得你的词汇积累很神奇。”“小鸣”与“小名”谐音,这是安文逸的小机灵。

“我当做是夸奖收下了。”

不知不觉中,双手交握,仿佛对方就躺在自己身边一样。

安文鸣笑得特别反派。

“……你干嘛。”

“你、我、星空,这就是整个世界了。”

 

 

 

15.

安文鸣的心结并没有打开。

他不是第一天打游戏,最早他在游戏里可以跟人交流的时候安文逸还挺高兴来着,按说不会突然地就因为他可以在游戏里跟人正常交流而想要离开。

但是安文逸那家伙在这次的事情翻篇以后就恢复原来的样子了,最多也就是吐槽安文鸣时比原来更用力,没有哪里不对劲。

这绝对不对劲。

但是安文逸和他一样,如果打定主意不说,那怎么问都不会有结果的。

安文鸣突然就理解了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的无可奈何。

 

“兔兔,你看人家人格转换都需要一个特定环境,为啥咱俩就这么随便呢。”

两个人在阴雨绵绵的周日下午窝在寝室里看电影。男主也有双重人格,一个是面瘫科学家,一个是感情纤细的画家;平日里科学家是主要人格,只有到某间画室去画家人格才会觉醒,两个人格也很难直接对话。②

“大概因为你精分得比较厉害吧,连银行卡都要办两张。”

安文逸跟安文鸣一向“亲兄弟明算账”,安文逸打工的工资在一张卡上,安文鸣画画的稿费在另一张卡上,生活费和压岁钱对半分。

两个人在这一点上非常默契,虽然密码也非常默契的相同。

安文鸣笑起来:“不应该是他分裂得更厉害吗?你看他们就像硬币的两面一样,两个人格相互否定。”

安文逸想了想,掏出手机:“那我们大概就像这个甜甜圈。”

一家有名的甜甜圈店在东京晴空树分店的限定款,波堤狮造型的甜甜圈——其实就是把甜甜圈的洞用一块画着狮子脸的点心堵上了。

安文鸣摸了摸鼻子:“其实我原来一直以为filled donut就长这样。”

“可以理解。”更何况安文鸣对甜食完全没兴趣。

电影继续着,安文鸣突然开口:“你说得对。”

“?”

“你刚说我比男主更精分,你说得对。”

安文逸不知道安文鸣的思维是怎么从男主助手的死跳到方才的对话上去的,他姑且应了一声:“你知道就好。”

“还有刚才关于甜甜圈的比喻。”

“嗯?”

“我觉得我是中间那块。”

“你觉得你自己是卖点?”

“中间那块看似是核心,但真正的主体果然还是甜甜圈吧。而且我躲在中间,被你保护的感觉。”

“什么鬼……”安文逸默默放下抱枕,双臂环抱紧身体:“这样式儿的?”

“还是算了当我没说。”安文鸣把抱枕拽回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盯着电脑,“没有那块儿东西,甜甜圈还是甜甜圈;但是没有甜甜圈,它就看起来很莫名其妙了。”

安文逸按了暂停。

“所以我说我比男主分裂得更厉害。”安文鸣专注地看着定格了的屏幕,仿佛电影的进度条还在走。“硬币的两面是以对方的存在为前提的,但不是每个甜甜圈都需要中间那张小狮子脸。”

“安文鸣。”

“实话实说嘛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怪吓人的。”他紧紧盯着画面上男主茶色的瞳仁,“我只是想,如果你觉得不想跟我在一起的话,没有必要让星星把你带走,真正应该离开的是我。”

“安文鸣……”

“身份证户口本上的名字都是安文逸,大家认识的也都是那个收放自如的安文逸,你属于这个世界,而我只想活在你给我创造的小世界里。

“虽然这样说很自私,但如果你只是想离开我而不是这个世界的话,那就让我走吧。”

“……我不是想离开你。”

“可是你去看流星了。”

“那是因为你不去看。”

“?”

“你明明就很喜欢星星吧,上小学的时候就能认得那么多星座了。只是因为我说了害怕星空所以再也不看了对不对。”

“兴趣爱好这玩意儿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在乎这个干嘛。”

“那流星呢?你连流星都不看了。不说天体观测,流星可是帮你实现了愿望,难道不应该有机会就去许愿吗?稳赚不赔的买卖为什么不去做啊。”

“我是那种肤浅的人吗?”安文鸣翻白眼,“万一我又去许愿,流星嫌我贪得无厌把你给带走了怎么办,我哭都没地儿哭。”

《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安文鸣打小谨记在心。

安文逸愣住。

一时间他的脑袋里全是安文鸣的声音:装可怜的哀求,胡搅蛮缠的大喊,讨好的撒娇,神经兮兮的冷笑话……主题只有一个:我想和你在一起。

安文逸一直觉得,安文鸣的心理年龄也就停留在五岁了。他不许自己抱有不该有的期待,因而麻痹自己,不断地告诉自己安文鸣那些让他忍不住怀有期待的话不过是无忌童言,就像小姑娘说长大要嫁给爸爸一样,是认真的,也是当不得真的。

现在那些话交杂在一起,喧嚷着,翻腾着,占据了安文逸的脑海,而一个正正经经的声音穿过这团聒噪,直直入了他耳。

这个声音说:“我啊,有你就足够了。”

“所以为什么想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安文鸣突然坐正,“安文逸同学,给个解释呗。”[A2] 

神经病。安文逸想,这是事实,并没有骂他的意思。他转而又觉得自己也快成神经病了,一向冷静的他情绪能因为一个神经病的一句话而从谷底冲上云霄,没救了,安文逸。他觉得自己快要笑出来:“那如果你听完解释想让我走怎么办。”

“不会的。”

“你还没听呢。”

“你还没说呢。”

对方的感情,跟自己是相通的吧。

 

 

 

14.

安文鸣永远忘不了和安文逸的初次见面——怎么可能会忘。

虽然晚上大半的时间都拿去看星星了,但第二天早上安文鸣还是早早就醒了。他静静听着卧室门外的动静,直到家门被锁上、母亲的高跟鞋声渐远直至消失,他才慢条斯理地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吃掉母亲出门前刚准备好的早餐,洗干净碗筷。

“那个……”

当他在书桌前坐下准备写作业时,听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却不属于自己的声音。

 “我是安文逸……你好。”

“你好……你是……咦?”安文鸣有点懵。

“不是你向流星许的愿吗?希望有个可以替你跟别人说话的弟弟。”对方非常理所应当的样子。

“所以你就是我弟弟?”

“大概。”

“不过为什么是‘安文逸’?”

“什么为什么。”

“我记得给弟弟起的名字是‘安天惊’。”

“你不觉得难听得有点儿过?”

“好吧有点儿……那这个‘逸’字从哪里来?”

“大概因为我是为了让你过得更安逸而存在的?”

“天下竟有这等好事……”安文鸣觉得幸福来得太快。

“等等,你说是因为我向流星许愿了所以有了你?”

“嗯。”

“因为我你诞生了?”

“虽然不太明白你想说什么不过应该是这样没错。”

“那我应该是你爸爸啊!”

“……你许的愿是要个儿子?”

 

 

 

15.

“其实是前两天看到句诗,感觉挺适合你。”该来的总会来。安文逸定了定神,语气平淡。

“说来听听?”

“你的口唇极美,可惜你自己不能吻它。”③

大概是长达半分钟的静默。

“卧槽安文逸别以为你叫个这名儿就真是个文青了!”

“吐槽来得太慢我都不想接梗了。”事已至此,安文逸反而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还有你冷静一点,耳朵太烫了痒得慌。”

“靠你这是告白应有的态度?!”

安文逸笑了:“那怎么着你想单膝跪地?”

“……你这个态度很容易失去我的兔兔。”

“我倒挺想失去你,但之前也不知道是谁喊着‘安文逸离了你我活不了!’跟我演苦情。”

安文逸这个人,套路太深。安文鸣完败。

他有点生气,他觉得安文逸太狡猾,又觉得自己太没用。安文逸明明只是第二人格却能操控他的情绪,戳中他的软肋,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

这真是太糟糕了,典型的喧宾夺主鹊巢鸠占。

 

 

可是好高兴啊,好他妈的高兴啊。

 

“兔儿……嘿你是真喜欢我?”

安文逸再次确认安文鸣小时候那个心理医生就是一江湖骗子——这人小天才智商高?你仿佛是在逗我笑?

“你要觉着喜欢非得是一见对方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那咱俩就别活了。”

“不是,我没有,我就是觉得,你藏挺深啊……诶呀不是,就……”

安文鸣自己不知所云了两句后终于选择了沉默。但没过一会儿又不死心一般开口。

“兔兔。”

“又怎么了。”还能不能好好看电影。

“那什么我……”对方似乎又不好意思起来,“你知道的吧,宅男技能之对着虎口练接吻……”

安文逸表情不善。

安文鸣想怂,但他还是说了下去:“你、你要是真想亲我,咱俩不行试试呗?”

安文逸毫无反应,气氛里没有丝毫的暧昧因素,尴尬。

安文鸣鼓足勇气动了动左手,它顺利到达了唇边。

“妈的智障。”安文逸人生的第一句脏话,听起来特别恼羞成怒。

“彼此彼此。”安文鸣咧嘴笑起来,对着右手虎口狠狠亲了下去。

 

 

 

16.

要什么波堤狮甜甜圈,我们还是当普通的filled donut吧,一心同体的那种。

 

 

 

 

注*

①儿童第一反抗期通常在2~5岁间,第二反抗期通常在12~15岁间

②电影指二宫和也主演的《白金数据》

③这句诗的作者是木心


评论(7)

热度(6)